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小说vip -> 玄幻魔法 -> 这个世界很危险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当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只是如此一来,必会打草惊蛇,景润帝自会知晓自己的阴谋败露,当然就算没有打草惊蛇这一说,他们也不会让景润帝的阴谋成功。

    只是景润帝此人,说好听点儿叫枭雄之姿,说难听点儿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绝不会因为这次计划失败就畏首畏尾,坐以待毙。

    相反,为了自己的帝位,景润帝一定会更加疯狂,更加不择手段,想出更歹毒恐怖的计划,做出更绝灭人性、惨无人道的事情。

    这一点,叶青丝毫不怀疑,毕竟殷鉴在前。

    而他们这次恰好撞破了景润帝的阴谋,破坏了他的谋划,可是第二次、第三次,不见得他们每次的运气都会这么好。

    所以,必须得想办法,让景润帝不敢、不能再做这种事情。

    风倾幽立即猜到了叶青心中所想:“你想杀了景润帝!”

    “最好如此,就算杀不了他,也要让他无法再做这种事情。”

    杀了景润帝自然是最好的办法,只有死人,方不会为恶,不过最好的办法,却也是最难的,虎老威犹在,楚国现在虽说内忧外患,岌岌可危,但景润帝却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想要杀景润帝,绝非易事。

    至少就凭他们,做不到。

    所以,退而求其次,让他不敢、不能再做这种事情,也是一个选择。

    “要杀景润帝,很难。”

    风倾幽也思考着其中的可行性:“景润帝本就是圣人,又是一国之主,居于帝京,既有国运庇佑,亦有大禁护持,强大至极,想要杀他,要么是像昊天鸿、轩辕望那等人,携昊天镜、轩辕剑这等人道至宝,不遗余力,方有可能斩杀景润帝;要么是在境界、实力上远超景润帝,无视一国之力,万民之运,可以轻松碾压景润帝。”

    “否则寻常圣人,哪怕再多,也无法在帝京杀了景润帝。”

    叶青苦笑,昊天鸿、轩辕望等闲不会轻易干涉人间之事,纵然是景润帝以南疆十数万生灵为祭,召唤灾渐那等邪神,昊天鸿、轩辕望怕是也不会多加理会,就算会理会,也绝不会动手诛杀景润帝,沾染那种人道业障。

    再者说,那两人还与他有仇,让那两人帮忙,不是肉包子打狗吗?

    按理说,燕国天武帝、魏国乾元帝、齐国明钧帝也可以,他们也是一国之君,天地所钟,国运庇佑,如果通力合作的话,也可以对付景润帝,只是他们各怀鬼胎,绝不可能齐心协力,更何况人家身为帝王,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未见得肯冒这个险。

    毕竟有景润帝这个前车之鉴,就对南疆动了个手,好嘛,把一个好好的国家搞得风雨飘摇,眼看着把自己就要给搭进去了。

    所以,如果让他们破坏景润帝的阴谋、计划什么的,他们可能会做,杀景润帝,那是不现实的。

    至于说境界、实力远超景润帝,无视一国之力,万民之运,那种人也有,可是那等人,高高在上,心性超然,怕是也懒得理会这档子事儿。

    “那可不可以设法将景润帝引出楚国,再动手?”叶青说道。

    “很难。”风倾幽摇了摇头:“现在景润帝早已是惊弓之鸟,他也知道很多人想要他的命,所以等闲不会离开帝京,除非有不得不离开帝京的理由,只是这个理由,怕是不易找。”

    叶青倒也不失望,早料到了:“既然如此,那便退一步,让他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事儿。”

    “不会很难,倒是不敢或者不能,倒是可以考虑。”风倾幽思虑道。

    不会是主观意愿,不敢或不能,则是有心无力。

    叶青问道:“怎么说?”

    风倾幽想了想道:“譬如,可以废了景润帝!”

    叶青挑了挑眉:“废了景润帝,如何废?”

    “现今楚国的内忧外患,皆是景润帝一手造成,帝失其德而致国失其运,帝无为焉而致民不聊生,现在朝野内外,皆已对景润帝心生不满与怨愤,只是畏惧于景润帝的威势与手段,不敢有所妄动罢了。”

    风倾幽缓缓说道:“现在只需有人当这个出头鸟,登高一呼,便有可能将景润帝拉下帝位。”

    “那这样的人可不太好找啊!”

    叶青摸着鼻子,苦笑道:“既得德高望重,深受群臣敬重,又得无惧景润帝的威势、力量,愿意当这个出头鸟,这样的人,整个楚国怕是也找不出一个。”

    “不,有一个人。”

    忽然,叶青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不仅实力绝顶,而且深受百官信服,万民敬重,如果他肯出手,绝对可以轻易将景润帝废黜,景润帝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朝野上下也绝不会反对。

    最主要的是,这个人心系天下苍生、仁心仁义仁德,如果知晓景润帝如今的所作所为,也一定会坐视不理,愿意当这个出头鸟。

    “看来,你也想到了。”风倾幽微微一笑。

    “看来,我们得走一趟稷下学宫了。”两人相视一笑。

    头顶,旭日初升,洒下万般辉光。

    ……

    稷下学宫,并不在帝京之内,而是位于帝京外的一座山上。

    山名见贤,见贤山上有一条笔直的山道,直通山顶,曰之思齐。

    登山见贤,见贤思齐,君子之为也。

    稷下学宫,就位于见贤山的山顶,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建筑,建筑古香古色,雅致而不奢华,唯美而又诗意,掩映在绿水青山、白云清风中,仿佛一幅意境悠远的水墨丹青。

    作为天下读书人心中的圣地,无数人景仰的文道中心,平日里稷下学宫可谓热闹非凡,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书声彻乾坤,浩然快哉风。

    只是今天的稷下学宫,人员稀疏,门可罗雀,与以往的热闹、喧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

    旷寂的稷下学宫中,唯有一座学堂中,传来一阵稚嫩清脆的读书声。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