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看小说vip -> 玄幻魔法 -> 荡世九歌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扭转劣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律定墨还在思考她的头一个问题,表情刚刚变得凝重,又听到第二个问题,脑中微微一震:“夫人,您是说……”

    “穷人馆是最近兴起的组织,而且很快就壮大了。”枝含雪抬眼看天,笑道,“时间不多了,院主,这个穷人馆就是我要说的机会。”

    “我略有听闻。”律定墨缓缓地说,他把最后的祭祀用具堆起来,正色道,“百姓被压迫民不聊生,他们加入穷人馆,四处以流民的名义打击比武馆。”

    “他们,没有‘名分’。”

    枝含雪轻飘飘地说,让律定墨的思绪串了起来。

    “既然关于出军名分的争讨短时间不会有结论,为了避免我们继续在僵持之下吃亏,或许应该给这场争讨加快一下进度了。”

    枝含雪说着,开始时候的婉约之气渐渐变成了巾帼之气。律定墨也为之微微震动,静静地听着她的计划。

    “静中有动,穷人馆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武器。我认为,应该动员其他势力,尽快调集人力,加入穷人馆。”她的睫毛为之闪动,熠熠生辉,“穷人馆现在只靠百姓,力量渺小。但如果有了三教、金戟锋鉴等人手,他们灵活出击,能够对异乡人造成不小的打击。”

    “异乡人对流民无法制约,也无法将他们零散的行动归于下界天整体的态度。这样他们无法找到理由对下界天直接进攻,但他们的心血比武馆却朝不保夕。相信过不久,他们就会率先沉不住气,有所动作。我们届时随机应变,比现在的被动防守要好。”

    一番分析,律定墨惊叹之余,也对她这位曾经平定昇平天的女中豪杰无比佩服。

    “院主,我说得多了,竟然忘记随时征询你的看法。”枝含雪脸颊微红,“那,你觉得如何?这可是我一路采风最后定下的自鸣得意的计划呢。”

    “夫人智冠群伦,是鄙人不及,只有钦佩啊。”律定墨说的是他的真心实意,这般谋略不会出现在圣贤书里,他自然不会想到。

    “院主,你也总该提些意见,不能只有我在说。我也在思考有没有疏漏,既然关系民生,就一定要比纸上谈兵更加注意。”枝含雪仍然希望他说些什么。

    但是,这对律定墨来说有些犯难。但既然是枝含雪的请托,他也只好沉下心思考。过了不多时,他的确发现了一处疑虑。

    “夫人,那鄙人说了。”他皱着眉头,谨慎地提出,“穷人馆声势浩大。可是我们不知底细,更不知道幕后首脑。贸然加入,是否会有落入陷阱的可能?……嗯,只是猜测,鄙人应该只是多虑了。”说到后面他越有些拿捏不准,于是又添了一句。

    枝含雪对于他的疑虑,却只是笑了笑:“这点确实容易忽略。不过在来之前,我已经见过了他们的首脑,相信没事。”

    “哦……敢问夫人首脑是谁?何以有如此把握呢?”律定墨不解。

    枝含雪用手指了指上面,缓了口气:“算得上一个很职业的乞丐。昇平天开象六观下属象地观,曾经的观主,向不赊银·汤休问。”

    “……哦?”律定墨的表情微微吃惊。

    …………

    而在丽日浦,几十座破旧的布块搭成的营帐,不见萧瑟之气,反而人声鼎沸,无比热闹。

    与比武馆针锋相对,穷人馆仿佛燎原野火,在下界天各地飞快地扩张开来。

    因为异乡人的到来,被商业掠夺导致流落街头的百姓越来越多。而昇平天奇人汤休问选择此时下界干预,成为了下界百姓的定心丸。

    穷人馆选择了与匡正商盟一样在城郊驻扎,而他们在城外顺道垦荒耕种,解决了流民的温饱问题。得到喘息机会的百姓,在填饱肚子之后,也就有空闲把家园被侵占的怒火抛向人面兽心的异乡人了。

    不过,本该今天来丽日浦分馆的老叫花,却并没有如期而至。

    作为丽日浦分馆的头儿,丁定可是翘首以盼了半天。不过最后他等来的不是他好奇许久的老叫花,而是老叫花的贴身侍卫,邓登。

    邓登骑着瘦马来的,眼看着就要冲进丁定他本人的营帐,丁定赶紧拦住了他。瘦马仰头发出两声嘶嘶的鼻息,邓登于是勒绳下马。

    “哎唉,你这是干嘛。我说怎么是你来的,咱们头儿呢?”

    丁定呼喝着拍着马头,往后张望了几眼。但是邓登确实是自己来的,哪怕丁定望穿了眼,后面也没有人给他一个惊喜了。

    “我来又怎样,不该给我接风洗尘么,还拦我的马。”邓登拍打去身上的灰尘。

    “你要是把我营帐冲塌了,看谁给你接风洗尘。”丁定瞟了他一眼,“跟着头儿就是好啊,当初我就该跟你争一争的。换你到处当监工,我跟着四处潇洒。”

    邓登嗤之以鼻:“潇洒?跟着老大我们可是天天在刀尖上过活,辛苦得很。你这是坐井观天,啥也不懂还胡说。”

    丁定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地给他栓马:“我知道你肚子里有点墨水,骂我癞蛤蟆?我倒希望刀头舔血呢,当年在古道酒盟,我可是一把好手。”

    “不过等等。”丁定自己一愣,转而一拍脑门,“不对,让你转移话题了。头儿呢?明明说好头儿今天过来视察,怎么没来?”

    邓登摇摇头:“今儿过不来啦。不过为了体恤老兄你,我特意替老大来视察你。”

    “呸。”丁定作厌恶状。

    两人先后走进营帐,凉凉的尘土扑面而来。邓登擦了擦脸,并不在意。

    丁定这里并没有待客的茶水,两人就这么面面相觑坐了下来。

    邓登不知所谓地笑了两声。他巴望了一眼帐外,确认没有别人,他才低下脸,小声对丁定说:“老大今天确实有正事。老弟我来呢,当然也是有正事——本来这事应该老大亲自来的,但是那边的事更急,所以换我过来。”

    “有什么事,你倒是说啊。”丁定看他表情,面露狐疑,眉头一拧,“肯定没好事。”

    邓登抚掌,笑道:“很好,很好。老兄所言一点不假,的确不是好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