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神诀》

返回书页

第十二章姬玄幽

作者:

洛二十三

推荐阅读:绝世武魂不灭武尊崩仙逆道傲世神尊帝武丹尊华山神门斗魄星辰超级神基因邪御天娇劈天斩神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洛神诀看小说 (www.kanxiaoshuo.vip)”查找最新更新章节!
        “呃,那东西我就只有一颗了,得给我们珑儿留着,府主大人对我有知遇之恩,以后若还能得到,再送给他也不迟。”男人挠头,“府主大人老而弥坚,应该还能再撑个......几百年吧。”

    “嗯,应该还能再撑个几百年的。”女人想了想说。

    ......

    “韩小兄弟,我们到了。”陆青平拍拍韩逸的肩膀。

    韩逸睁开眼睛,从空中俯瞰下去,不远处的天边,一座黑『色』的庞然大物盘踞在大地之上,上百米高的城墙漆黑如钢铁,城池外围的地方,几座数百米的巨塔拔地而起,依稀可以看到鹰鹫在巨塔外的空中盘旋。

    “这就是沧州城,好可怕的规模。”韩逸喃喃。

    那座城池远远的在大地上绵延出去,像是一望无际的群山,又像是黑『色』的大海。

    以鹰鹫的速度,仅仅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他们便来到了沧州城上空,然后缓缓下降,围绕着那些巨塔盘旋,等待降落指令。

    片刻后某座巨塔的九层扬起一面红『色』的旗帜,负责驾驭鹰鹫的青年一拍其脖颈,鹰鹫嘶鸣一声,向着那座巨塔九层的位置飞去,稳稳的落在塔台上。

    韩逸和陆离飞快地掠下鹰鹫,陆青平看着两人的样子,微微一笑。在这鹰鹫背上一连呆上数天的时间,也确实考验人的耐力。

    呼,忽然间一股强风从空中袭来,刚下鹰鹫的十几人猝不及防,陆离脚下一滑,在狂风的卷动下向着塔台外飞去。

    “啊。”小胖子满脸惊恐,这里可是九层,高度超过一百八十米,从这里摔下去,就算是灵将强者也绝无生还的可能。

    “小离。”陆青平大喊,他瞪大了眼睛,可那股狂风来得那么突兀,他失去了平衡,根本无法及时救援。

    唰,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他身边掠出,一闪便追上了陆离,抓住他的手,发力,闪身后退。

    双脚落地后陆离一脸的后怕之『色』,眼神几乎还是呆滞的,额头上满是冷汗。

    “哈哈哈,那小子被吓傻了。”空中远远的传来一阵嘲笑声。

    陆青平抬头看过去,满脸怒容,可看着那些人乘坐的家伙,却不敢说话。

    “那是什么?”韩逸也抬头,看到那些人乘坐的东西,竟是比鹰鹫体型还要大上数倍的飞禽。

    “那是金翅鸟,灵府弟子专用的坐骑,也只有他们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直接飞往沧州城的中心。”

    “灵府弟子,竟然如此嚣张无理,刚才要不是我,陆离兄就要摔下巨塔了,那后果......”韩逸看着那些人远去的方向,脸『色』难看。

    “是啊,多谢你救了陆离,他要是出了事,我也活不下去了。”陆青平朝着韩逸拱手,“韩小兄弟,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父子二人的救命恩人了。”

    “陆离,你这个臭小子还不快过来谢过韩小兄弟的救命之恩。”他扭头瞪了陆离一眼。

    陆离站起来走到韩逸面前,恭恭敬敬的抱拳行礼。

    “多谢韩兄的救命之恩。”小胖子抱拳的手仍是在微微发抖,似乎还没有从刚才那惊险的一幕中回过神来。

    “不必谢,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韩逸摆摆手。

    “韩小兄弟,有句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对你来说的举手之劳,对我们父子而言,却是再生恩赐。”陆青平说得郑重,“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刀山火海陆青平都在所不辞。”

    “平叔您言重了。”韩逸苦笑。

    “韩小兄弟,灵府招生测试三天后才开始,我们是先去报名,还是先找个住的地方?”

    “先找个住的地方吧,我看陆离兄刚才吓得不轻,休息一晚,明天再去报名好了。”

    韩逸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陆离说道。

    “我这小崽子真是没用,这么点事就给吓成这样了,倒是让韩小兄弟见笑了。”

    陆青平说着在陆离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只是看起来他更像是安慰,而不是责备。

    “好了,我们先下去吧。”韩逸说罢,当先向着巨塔的阶梯入口走去。

    三人在沧州城外围的一家小客栈落脚,一起吃了饭。转眼天『色』便暗了下来,夜幕降临。

    大街上灯火通明,即使入了夜,这里还是一片人声鼎沸的景象。韩逸透过窗户看出去,街道上偶尔有马车来往,各『色』人等三五成群,腰间挎着刀剑,提个酒壶说说笑笑,仰头豪饮。

    “这里,真像是一个江湖。”他喃喃低语。

    说着便起身向往走去,一路下楼,出了客栈的正门,在街道上漫步。他的腰间,也挎着剑,赤红『色』的剑穗摇摇晃晃,像是夕阳下泛红的柳枝。

    他随着人流向前,借着那些高高照下来的红纸灯笼里的烛光,走到一个售酒的酒肆前,扔下一个银币。

    “老板,一壶白酒。”

    “好嘞,来公子,您的白酒。”上了年纪的酒肆老板递过一个白瓷的酒壶。

    韩逸接过酒壶,继续在大街上往前,走到一处小巷入口,他转入其中,在黑暗里漫无目的的走着。

    小巷的尽头,一处高出周围许多的塔楼建筑耸立着,红木的墙柱在夜里泛着深沉的黑『色』。

    它孤零零的立在那里,周围一片并没有什么接邻的建筑,看起来就像是个被人抛弃的怪物。

    韩逸一步向前,发力跃上塔檐,身形在几个闪动间便来到了塔顶。站在塔顶之上,才能看到这座名叫沧州的城池的一角。四面八方的街道上都亮着烛光,那些烛光汇聚在一起就像是盛大的海『潮』,仿佛下一刻就会铺天盖地的汹涌过来。

    他在塔檐上坐下来,一只脚踩着挑檐,一只脚在空中晃悠,仰头,饮酒。寒风里,一股淡淡的暖意从胃里升起来,去向四肢百骸。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韩逸低声念着李煜的词句,脑海里又想起和夏悠然偷偷爬上大厦的楼顶,看城市的灯光,那时候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他偷偷的看夏悠然,她的脸映着那些灯光,美得像是一幅油画。

    “好一个车如流水马如龙,可惜现在却不是花月正春风。”有个清冷的声音在韩逸身后响起来,清脆又带着磁『性』,分不出男女。

    韩逸心里一惊,这人是什么时候上来的,以自己如此敏锐的五感却没有察觉。他微微扭头,一个同样穿着白衣的少年坐在不远处,望着那片灯火通明的街区。

    看起来他的脸竟然比韩逸还要冷峻一些,漆黑的瞳眸映着远处的灯光微微闪亮,像是一枚漂亮的黑曜石。

    他也扭过头来看着韩逸。

    “我叫姬玄幽,来参加灵府的招生测试。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韩逸,和你一样,来参加灵府招生测试。”

    “那还真是有缘,我们都是为了要进灵府,改变命运。”姬玄幽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改变命运?”韩逸一愣。

    “灵府是修灵者心目中的圣地,不管你以前的出身如何,身上背负着怎样的过去,只要进了灵府,你的命运也就从此改变了。”

    “是吗?”韩逸看着姬玄幽,问,“那你的身上,又背负着怎样的过去?”

    姬玄幽心里微微警惕起来,可韩逸问完一个问题便扭头收回了目光,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似乎刚才的那个问题全然与他无关,而他也未曾开口一样。

    “命运,我的命运呢?我的命运又是什么?”韩逸喃喃,声音低不可闻。

    现在想想,其实穿越来到玄灵界,也并不是纯粹的就是一个交易。洛幽是认识韩逸那个弃他而去的父亲的,他原本以为他死了,可他没死。还有昆仑镜,韩家传承之宝,那么重要的东西,父亲为什么要留在他的身上?

    洛幽说父亲是韩家数千年来最有天赋的秘道天才,精修符箓、咒印、天机等多种秘道灵术,昆仑残镜这么重要的东西,留在他身上想必才最安全。

    还有一点,洛幽和他交易的内容,是为了收集昆仑镜的碎片,帮他弑神报仇。但对于韩逸来说,这个交易最大的好处,是修复昆仑镜后能打开时空之门回归地球。

    在韩逸心里,回归地球和夏悠然一起生活是最强的动力,可夏悠然以为他死了,而这个麻烦洛幽也帮他解决,洛幽说自己在夏悠然的脑海里留了一段影像,夏悠然会等自己十年。

    而这样一来,自己在玄灵界就有一千年的时间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修炼,朝着神坛努力。

    洛幽、父亲、我,还有悠然,如果我们都是棋子,那谁又是下棋的人?又到底是谁在左右着我的命运?

    韩逸想着所有与他有关的一切,眉头紧皱。

    “看起来那些左右韩兄命运的东西,很令人头疼。”姬玄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韩逸再扭头看他,微微一笑。

    “以前我从未想过命运这个东西,今天忽闻玄幽兄感慨,才仔细思索。说起来命运这个东西,总是虚无缥缈,可又总觉得那虚无飘渺的东西,从来也不曾被自己握在手中。”

    “是啊,我们的命运,从来也不曾握在自己手中,所以我才来了这里,我要进灵府,只为了有一日能握住自己的命运。”

    “玄幽兄会喝酒么?”

    “自然会。”

    韩逸抬手,酒壶『射』向姬玄幽,他一把接住。

    “一起喝一杯。”洛神诀https://www.remenxs.com/22734/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一章沧州城返回《洛神诀》目录下一章:第十三章灵碑异象(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