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秘事》

返回书页

第二章 面具

作者:

问东君

推荐阅读:相思骨杀神永生死亡研究院鬼王霸宠:小乖乖,过来!(妖鬼横行,冥王我不嫁)重案一组:刑警家族都市阴阳仙医恐怖片场三界盛宠:小妖,不要撩茅山摆渡人护灵人之医道无边
    查找阴阳师秘事最新章节,请记住“ 看小说(www.kanxiaoshuo.vip)” 全新的小说更新聚合搜索!
        这是被镇压的白蛇?

    以我当时的年纪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故事里邪恶狰狞的蛇君会出现在白『色』棺材里,还是以一个女人的形象出现。

    棺材里的女子长相秀美,螓首蛾眉,面若桃花。她双眼紧闭,两只玉手放在胸前,神态极其安详。

    李刀疤从地上爬起来,看见棺中的女人,顿时哈喇子流了一地,两只眼珠里全是贪婪与欲望,左脸上的刀疤显得更加扭曲。

    那时候,我还小,不懂男女之事,只是好奇的看着棺材里的女人,直到我看到那女子左肩上的一个印记,那是一只鸟,一只金『色』的凤鸟。

    我顿时就害怕了,因为我的左肩上也有一只这样的鸟,和女人肩上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我身上的是青『色』。

    记得小时候,我问爷爷,为什么我的肩上会有这个印记,爷爷听了我的话,顿时哈哈大笑,他告诉我说,这是胎记,这是只有我才拥有的东西。

    我有些恐惧,为什么一个棺材里的女人会和我拥有一样的胎记,我抬起头,惊慌的问爷爷:“爷爷,那女人身上为啥子……”

    爷爷似乎知道我的意思,他还没等我说完就一下捂住我的嘴巴,目光灼灼的看着我,郑重地说道:“这是你的命,也是我们陈家的命!”

    我被爷爷眼中的严厉所慑,不敢再开口,只是脑袋里一直想着,为什么这会是我的命?

    另一边,李刀疤满脸『淫』邪的说道:“陈有财啊,你们这破庙下面不是镇压着白蛇脑壳么,咋个变成了个不穿衣裳的女人,该不会是你们老祖宗……嘿嘿嘿嘿。”

    我感觉到爷爷握着我的手变得更加用力,他眯着眼睛看着李刀疤,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李刀疤顿时吓得连连后退,他刚刚拆掉蛇君庙完成了任务,就变得有些得意忘形起来。当他看到我爷爷那嗜人的眼神时,才想起来,自己脸上的刀疤就是拜眼前的男人所赐,不觉有些害怕。

    “老大,这女的有点不对哦!如果她是建庙的时候埋进去的,三百年时间早就烂完了。”李刀疤的一个小弟突然开口,周围的人顿时感到一惊。

    是呀,一个正常的人如果在棺材里待上三百年,早就变成一堆白骨,又怎么会和白棺里的女人一样,肌肤红润,彷如再生。

    李刀疤先是脸『色』一白,不过马上就转为血红『色』,他似乎感到自己的威严受到挑衅,转过头对着他那群小弟吼道:“你们懂个锤子!这说不定是哪个龟儿子这两年偷偷埋的!”

    “你们以为这是妖怪?啊呸!老子在那十年的时候砸了多少寺庙,连观音菩萨的脑袋都被我拿锤子敲下来耍过,要是真有这些东西,老子还能活到现在?要是这是妖怪,老子把脑袋扭下来给你们当球踢!”李刀疤对着他的小弟们一顿训斥,面『色』赤红,口水『乱』飙,大有一副横扫牛鬼蛇神的气势,直骂得他那些小弟羞愧的低下脑袋,不敢还嘴。

    我站在爷爷身旁看李刀疤骂他的狗腿子些,笑的肚子差点抽筋,当时就感觉这人实在太逗。

    等李刀疤骂的爽快完了,他才满脸『淫』笑着走向白棺,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着:“看老子来『摸』一下是不是妖怪,嘿嘿嘿。”

    我不喜欢李刀疤脸上『淫』邪的表情,拉了拉爷爷的衣角,希望爷爷能阻止李刀疤靠近白棺里的女人。但爷爷向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多事,继续看下去。

    就在李刀疤正要将手触碰到棺中女子的胸部时,异变陡生,一股微风刮过,棺中的女人身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她的整个身体转瞬之间便化作一抔尘土随风而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隐约间好像看到了那女子在化作尘土的一刹那,睁开了一直闭着的眼睛,她看着我,如秋水般的眸子里充满哀伤。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幻象,总之当我回归神来,棺中女子已随风而去。当若干年后,我破解了所有的布局,知道了所谓的真相时,我才明白她眼中的哀伤从何而来。

    李刀疤眼看着白棺中的女子在他面前化作飞灰,他当场就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周围的那些拆迁队员也是发出阵阵惊呼,甚至还有几个年岁大的跪在地上,磕头作揖,嘴中念念有词。

    爷爷冷笑一声,不屑的看着李刀疤等人的丑态。然后,他『摸』了『摸』我的脑袋,对我说道:“乖孙,看爷爷给你弄样宝贝。”

    爷爷也不等我回答,一跑一跃间就到了白棺前,他像苍鹰探爪一样伸出左手,在白棺里抓了一把,当他的手缩回来时,掌心已多了一样青绿『色』的物件。而爷爷看也不看手中的东西,他转身向我跑来。

    在他的身后,原本盛放女子的白『色』棺材就像气球漏气一样,迅速瘪了下去,眨眼的功夫就掉在地上化作了一张白蛇皮。

    白蛇皮鳞甲分明,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刚刚缓过气的李刀疤再次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我看到他的裤子上似乎有水渍蔓延开来。

    女子化飞灰,白棺变蛇皮,接连两样超越常理的事在这个无神论者面前发生,最终这个锤过菩萨脑袋的李刀疤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爷爷拉着我的手向家里走去,至始至终他也没有回头看那张白蛇皮一眼,似乎他对这一切一点不在意。

    我转头看到李刀疤那群手下混『乱』的场面,不由得抿嘴一笑,一个十岁的孩子哪里能感觉到这事情的诡异,只是觉得这些场景就像说书人嘴里的法术一般,而爷爷就是西游记里孙悟空,一伸手棺材就变成了白蛇皮,实在是神奇无比。

    “有财叔,那里发生了啥子,咋个那些龟儿子鬼哭神嚎的?”有几个陈家人见爷爷走了过来,连忙上前问道。

    因为爷爷作为陈家族长的地位,他让村民们离蛇君庙远一些,这些老实的村民果然是离得远远的不敢靠近,但又对里面的情况十分好奇,这毕竟是他们祖辈供奉了三百多年的古庙。

    “你们想晓得哇,那就自己过去看。”爷爷伸手指了指蛇君庙的方向,那些早已心痒难耐的村民们听到爷爷的话,哪里还能忍住,瞬间一窝蜂的涌了过去。

    “有财,那庙子下面的东西……”几个族里的长辈又上来把我爷爷围住,他们有些欲言又止,脸上有些焦急。

    爷爷对他们『露』出一个笑容,说道:“没有事的,放心好了,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

    几个老辈似乎还有些担心,但我爷爷却是对他们摆了摆手,牵着我就往家里走。不过刚走出几步,爷爷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对那几个老辈和留下的村民说道:“对了,你们通知下村里的人,不要去后山,至少在我开口之前,全都不要上去。”

    一个太爷爷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陈氏族长,一言九鼎,这是祖宗定下的规矩,只要你姓陈,就必须遵守家族的规则。

    爷爷说完话牵着我转身就走,他脚步很快,快到我都要跟不上了,他就直接把我提起来放在背上,背着我回家。我趴在爷爷的背上,十分的有安全感,不过我隐隐间能感受到爷爷的身体像是在颤抖,他似乎在紧张亦或是激动。

    回到家里,我妈正在院子里晒棉花,她是外村嫁来的,对村里的蛇君庙并不关心,所以就没跟着去看热闹。

    爷爷对我妈点了点头,背着我就进了堂屋。他把我放在一张凳子上,自己坐在一旁,迫不及待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青绿『色』的物件。

    这就是爷爷从白棺材里掏出的东西了。我趴在桌上,看爷爷捣鼓着这玩意儿。

    这是一张青铜铸成的面具,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面具上青黄交错,但最吸引人目光的是这面具的造型。

    宽阔的嘴巴,斜向伸展的大耳朵,额头正中还有一方小孔,我凑近了看,才发现这小孔里镶了个饰物,饰物呈环形,外圈由四只逆时针飞行的凤鸟组成,内圈却刻有一个诡异的符号,这符号太过扭曲复杂,我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有些眼花。

    其实我最感兴趣的是这面具的眼睛,这对眼睛目框深凹,眼球外凸,近乎成了凸起的柱型,看上去实在是奇怪的紧。

    “爷爷,这是啥子东西,好怪哦!”我『摸』了『摸』面具上那对凸起的眼球,向爷爷问道。

    爷爷用满是老茧的手轻轻摩挲着面具,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隔了一会儿,他才对我说道:“乖孙啊,这是先人们留给你的宝贝,不过你现在还太小了,等你再大些,爷爷就把它给你。”

    爷爷此刻的样子和每年我妈说要替我保管压岁钱时差不多,我无所谓的应了一声,毕竟这个又丑又怪的面具对我没啥吸引力,还不如我兜里的弹珠让我感兴趣。

    我打了个哈欠,也没管拿着面具陷入沉思的爷爷,一路小跑着出去,找我的小伙伴们玩弹子去了。

    一天很快过去,直到当晚的夜深之时,我被一阵争吵声闹醒,我抹了抹眼睛,有些好奇的走到门口,看到我爷爷和我爸正在堂屋里谈论着什么,我赶忙趴在门缝里头悄悄往外瞅,心里有种做间谍的刺激感。

    “老汉儿(四川话里父亲的意思),你就让那几个龟儿子把庙推了啊!万一出了事咋办?”我看到我爸有些激动,脸『色』通红的向我爷爷发问。

    爷爷拿着旱烟杆吧唧吧唧的吸着烟,过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说道:“你懂个锤子,祖上传下的东西就应在我乖孙身上了,现在有人帮我们拆了庙,还能省点力气。”

    我爸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争辩道:“但是轩娃子才十岁啊,一旦出了事情,那就……唉……”

    爷爷一拍桌子,对着我爸怒斥道:“你个龟儿子的脑壳有屎,好的不说尽说些乌鸦嘴的话。你以为我不想再等几年?但是时间到了有个屁的办法,这就是命,是我乖孙的命!”

    我爸被爷爷吼住,不敢还嘴,坐在凳子上,有些委屈。

    爷爷放下烟杆,站了起来,对着墙上挂着的日历看了许久,才悠悠说道:“那些东西来就来吧,还有我这把老骨头顶着。而且先人们除了祖训外,还曾留了句话下来,整整传了三百年啊!”

    爷爷转过身,我看到他的双目中绽放出璀璨的神采。

    “羌江水不干,陈家运不绝!”

    阴阳师秘事https://www.remenxs.com/12782/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章 蛇君返回《阴阳师秘事》目录下一章:第三章 断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