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门派掌门路》

返回书页

第九十一章 莫名的婚礼

作者:

齐可休

推荐阅读:小夫小妻小仙人画演天地大圣道道门生仙域天尊我的大侠系统玄元立道重生在神话世界吕清广本纪仙缘无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修真门派掌门路看小说 (www.kanxiaoshuo.vip)”查找最新更新章节!
        新婚之日,齐休已三十九岁。

    年近四十,方才娶亲,要是旁人,早就迫不及待了,但是齐休只有深深的疲惫,此时的他,满脑子都是张世石和展元的掌门继承权之争,根本无法释怀。

    “阚师来了么?”

    他现在只想和阚林好好倾诉一番,对方上次帮他开解过一次,这次,还是想在他那里,获得些指引和慰藉。

    “没呢,您忘了,阚师是不会来这陷林坳的。”

    “是啊,掌门师兄,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就别『操』心这些了。”

    张世石和展元浑然不觉齐休的心思,一前一后答道。

    “哎……是你们让我『操』心啊……”

    齐休心中一叹,站起身来,楚秦的赤袍已换成了大红的吉服,魏家还在他胸前塞了朵硕大的绢花,却令他个头不高的缺陷,更加的明显。步出草堂,殿前广场上搭起了高高的天棚,鲜亮的大红绢饰打点一新,各路恭贺的修士济济一堂,正热闹地交谈着,这些人和楚秦门毫无瓜葛,都是看在魏家的面子上来的,魏家的傧相正和余德诺立在山门门口,焦急地等待。

    “来了,来了!”

    “新娘子来了!”

    随着几个傧相的高声报喜,一只巨大的红『色』蝶鹏从远处迅速飞进,场中修士立刻屏息静待,早已备好的鼓乐手纷纷奏起喜乐,蝶鹏还未落下,上面朵朵芬芳花瓣洒出,漫天花雨将仙林坳妆点得真如人间仙境一般。

    蝶鹏稳稳降落,当先步下几位喜恭恭地练气女修,搀扶着新娘走了下来。

    “快去啊……”

    张世石是过来人,在背后捅了不知在发什么呆的齐休一把,齐休无奈,只得缓步向前,一步步向新娘子走去,如赴刑场一般。

    直到近前,宽大的盖头和吉服将新娘的所有信息全部掩盖,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来,齐休转成和新娘并排,然后去握对方的手。

    两手相接之时,明显感觉到对方缩了一下,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柔荑入手,触感冰凉,齐休轻轻握住,然后引着新娘穿过天棚,在众多修士的注目下步入大殿,殿内双喜高悬,红烛掩映,几个亲近宾客和媒人傧相等等,早等在里头。

    齐休用询问的眼光望向余德诺,此时应该是拜天地父母,但余德诺一直给魏家傧相打眼『色』,对方就是不为所动。

    “稍等,吉时还没到呢。”

    吉时明明就到了,魏家修士还是那句话,笃定得站着,华丽庄重的婚礼戛然而止,齐休只得站在原地,那冰冷的小手,不知何时,已从他手中抽了回去。

    殿外突然传来一片嘈杂,然后迅速安静下来,齐休正想着发生了什么事,魏家傧相朗声唱道:“恭迎老祖驾到!”

    “老祖!?魏玄来了!?”

    齐休心中一惊,练气后辈的婚礼,金丹修士竟然到了,这个奇怪的婚礼,魏玄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想什么呢?都跪下!”

    魏家傧相对愣在原地的齐休轻喝一声,齐休心中微怒,一边跪下,一边用【见人『性』】天赋向对方扫去。

    练气后期,【天上水】,【长嘴灵鹧】双本命,水、兽双灵根。此时心中在想着:‘哼!这个齐休,看上去要啥没啥,不就是一个小宗门的掌门么?有什么了不起,为什么老祖偏偏要将敏娘,嫁给这种人!’

    “敏娘……原谅新娘子的小名,叫敏娘。”

    齐休的天赋之下,同阶修士的本命、灵根,甚至当时的心思都无所遁形,乃是一门神级天赋。低着头,拿眼角往新娘子瞧去,对方也是跪着,但身体微微发抖,似乎对魏玄极为害怕。

    齐休本打算也拿天赋对她扫上一扫,但想到这毕竟是自己未来的妻子,还是保持些尊重为好,如果不是刚进阶时对天赋掌握不好,自己也不会得知张、展二人的小心思,有些事,知道比不知道要痛苦,有时候人,糊涂更胜于聪明……

    正『乱』七八糟的想着,魏玄已走到近前。

    “都起来罢……”

    齐休听命站起,魏玄神『色』十分和善,他面相才四十多岁,以金丹五百年寿元计算,如今不过才二百岁左右,算是十分的年轻了。

    “见过魏老祖。”

    齐休又行一礼,【明己心】天赋突然自动运转,感知到一股隐秘的灵气,在自家身体里穿梭探查,只好装作不知,这个魏玄,看样子真是对自己有所怀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擂台赛?

    “罢了,我还有事,只得这些许时间,你们行礼罢……”

    不知魏玄从自己这获得了什么,神『色』上完全看不出来,齐休也没胆子用【见人『性』】天赋对他也扫上一扫,老老实实,和新娘子一拜天地,对着魏玄行了二拜,然后夫妻对拜。

    三拜大礼完成,魏玄也没再说什么,只嘱咐了几句两人好好过日子之类的场面话,便步出门去,在殿外宾客的奉承声中,一飞冲天,走得没了影。

    白慕菡上前,将新娘子接入草堂改成的新房,大批修士涌了进来,和齐休套着近乎,魏玄打个转,他们对齐休的评价陡然上升,前倨后恭,势利的嘴脸显『露』无疑。

    齐休无法,只得一个个应付,一场喜宴下来,酒喝了不少,奉承话更是听得耳朵生出了茧子,到最后,自己都有些脸盲了,认不清哪个是哪个,只是跟这些突然好像和自己熟得称兄道弟的修士们不停推杯换盏,最后索『性』装醉,被展元扶入一间没人的草堂。

    “这次魏老祖亲来,以后这山都山周围,我们楚秦算是有些面子了。”

    展元知道齐休没醉,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勿被虚名累……”

    齐休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这些隐秘的话,又一语双关,想点醒他,但是展元似乎根本没往自己身上想,只是在那一味地憧憬着,在金丹光环下,楚秦的未来。

    “吉时已到,送入洞房!”

    “新郎呢?新郎呢!?”

    外面传来散碎的脚步声,余德诺一张老脸,喝得通红,拉着齐休就往洞房走。

    “你这新郎,怎么躲在……在这里,快,别……别误了时辰……”

    “你醉了……”

    “我……我没醉,你这个新郎,管我有没有醉,快点去洞房罢……”

    余德诺是真醉了,魏玄一来,楚秦门个个被那些奉承拍马的修士们灌得够呛,有人把持得住,而有人……却不一定把持得住。

    烂醉的余德诺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齐休推进了洞房,关上房门,在外面哈哈大笑,没过一会,声音渐渐远去,应该是被展元拖走。

    齐休苦笑着摇了摇头,回头一看,不禁呆住。

    新娘子不等他揭开盖头,正俏立在一角,大红吉服已被换成一件白『色』素袍,似乎才二十岁出头的年纪,脸上犹有泪痕,一双勾人凤目,哭得眼泡红肿,配上黛眉朱唇和那份柔弱凄美,如同一朵清丽的荷花,在风雨中摇摆,令人见之欲怜。

    齐休心中一动,原来自己的妻子,竟然这般美。

    “你不过是贪图我魏家的势力罢了,我告诉你,你不要碰我,不然……我就死……”

    新娘说出一番话语,将齐休刚刚萌动的心瞬间浇灭。

    “什么和什么嘛?我不愿意,她不愿意,这魏玄,是想搞什么!”

    齐休心里一阵气闷,用【见人『性』】一扫,对方死志果然坚定,顿时对这位女子又怜惜起来。

    “哎……也许你我……都是牺牲品吧。”

    说完这话,齐休干脆走到灵堂另一角,闭目坐下,静静打坐起来。

    两人同居一室,却又远在天边,就这么度过了一个莫名的洞房花烛夜……

    修真门派掌门路https://www.remenxs.com/19088/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章 人性之悲哀返回《修真门派掌门路》目录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王涫的死讯(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