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门派掌门路》

返回书页

第二百五十四章 湟水观瀑布

作者:

齐可休

推荐阅读:盖世仙尊仙界独尊帝火丹王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超品小农民南宋风烟路仙网仙域科技霸主混沌大至尊百炼成仙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修真门派掌门路看小说 (www.kanxiaoshuo.vip)”查找最新更新章节!
        不过刘家的问题,是一定要在齐云解决的。

    刘家要是在白山,好说的很,直接杀上门去,可他们是齐云人,背靠超级宗门,在白山硬来也除不了根。

    拖也不行,那会发展到两边对圆,大战一场,最后不但除不了根,楚秦门还得担风险。

    “可是,齐云这边,没有楚家帮忙,能找谁呢?”

    齐休茫无目的的飞了一会儿,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心中无比烦闷,最后还是决定掉头往西南,想去找南楚楚家帮忙。

    途中看见下方有一条黄『色』长河流过,知道这是离原楚秦山不远的湟水,流花宗三派里的湟左詹家,原来的山门应该就在这湟水之畔。

    脑子里忽然一道亮光闪过,“对了!湟水不光有湟左詹家!还有湟后安家!”

    “秦斯言!噢不!安斯言!”

    一想到这不靠谱的楚秦门第四代掌门,齐休心里一下子亮堂了,找他!对,就找他!也该他为楚秦门做点事了!

    按下剑光,一路打听,很快便找到了湟后安家的山门所在,小小一座云雾缭绕的峰头。

    湟后安家是正式修真家族,但非常偏执的只纳血亲,当年就剩下安七和安红儿两位修士,要不是安斯言入赘,差点连家门都断绝了。

    那个安七,当年就很老了,现在应该已经故去,没死也正好,齐休还记得他可把自己打得不轻。

    大模大样飞到山门前打入拜帖,等了许久,才有位凡人童子打着哈欠过来迎客。

    对齐休一仰脖子,“你找谁?”

    凡俗之躯,哪识得仙家人物,但从这小童形『色』中,已能看出安家没啥仙师来往,否则不会如此没规矩。

    齐休忽然起了捉狭心思,黑沉着脸,恶狠狠地问道:“安七在家吗?!”

    “安七?”小童虽然不太知礼,但好歹不傻,一下子恭敬起来,老老实实禀告道:“老祖已然故去,现在家里家主,是安斯言仙师。”

    “死了?死了算了!那我就找那个什么安斯言!”

    齐休把眼一瞪,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小童当场被吓哭,人也不敢放进去,一溜烟跑回去禀告去了。

    过不多时,安家护山大阵全开,一名练气老妪,带着一名中年,一名青年练气弟子出来,躲在阵内,和齐休对峙。

    “何方强盗,敢来我安家闹事!?”

    老妪『色』厉内荏地喊道,眉目之间,还能分辨出当年楚秦山上,那个令当时还叫秦斯言的第四代楚秦掌门,为之神魂颠倒的绝美少女影子。后面的两名弟子,长相也都不错,依稀和安斯言有些肖似。

    这玩笑有点开得太过了,齐休暗自后悔,把老脸笑成了一朵花,“怎会有如此误会!?我乃当年楚秦门的齐休,还记得我不?斯言把掌门令牌,丢给的那个人!斯言在家不?我找他有点事。”

    安红儿当年一门心思只在安斯言身上,哪记得齐休这种路人,摇头紧闭门户,又燃起告警焰火,这下彻底把事情闹大了。

    齐休顿时没了辄,总不能攻山门吧,只有杵在门外,干等安斯言出现。

    等不多时,就有修士赶到,但不是安斯言,一位筑基修士带着十几个练气弟子,冲过来呼啦一下,把齐休团团围住,应该是左近的宗门修士。

    还好齐云人不兴动手,见齐休干站着不动,也不主动攻击。

    齐休根本不慌,慢慢和那领头的筑基修士掰扯,反正齐云人就算动手,也不会下死手。

    渐渐又来了两拨人,都不过才一两位筑基,看样子这附近修士守望相助,心倒满齐。

    齐休看在眼里,有些唏嘘,白山宗门之间,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还真没有这种人情味。

    “咦,是你!?”

    等了又等,总算把安斯言等到了,他倒是没忘了齐休,乍一见到,吃惊不小。

    他也已筑基,还是中期修为,除了稍微老了那么一点,和当年模样几乎没啥变化,还是唇红齿白,俊俏小生一个,还是略有些阴柔贵气,不过眼圈微微发黑,走路时晃晃悠悠的,增了些吊儿郎当的惫懒架势。

    “散了,散了,是个熟人,不碍的。”

    安斯言挥手驱散众人,没错,那个态度就是驱散,一帮子左近修士跑来帮忙,他也不道声谢,茶水更是不招待人喝一口。

    最先来救的那位筑基修士立刻就不爽了,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我再来救你家,我就是狗!”带着弟子们,气呼呼地回转自家山门去了。

    把齐休迎进门,安红儿根本不和丈夫说话,转身自顾自地走了,安斯言也不在意,把两位看起来比他年纪还大,还要懂事的儿子叫过来相见,“这是我两个儿子,还不见过齐掌门。”

    “见过齐掌门。”两个儿子行完礼,瞪了老爸一眼,一样跑走了。

    安斯言毫无所谓,又带着齐休到家里正殿坐下,从储物袋中取出全套喝茶的家伙事,慢条斯理摆好,随手搓出个小火球烧开了水,帮齐休泡上。

    “呃……”

    齐休心说你这日子过得倒是潇洒,端起茶盅,还未喝一口,一大帮莺莺燕燕就冲进了正殿。

    “夫君,刚才老婆子非要我们进藏经阁躲着,可把我们吓死了,心到现在还在跳!”

    这群凡俗女人年岁不等,最大的只怕已有四十好几了,一个个当齐休不存在,跑过来撒娇,最小的那个,应该是目前受宠的,往安斯言怀里一坐,拉住手就不放,硬要他『摸』『摸』自家心口。

    把旁观的齐休看得嘴巴长老大,还没等合上,安红儿托着茶具进来,阴沉个脸,一大帮女人就和见了母老虎样,刺溜一下全躲在安斯言后面,似乎颇为惧怕她。

    “来客了没看到!?一个个没点规矩!出去!在前辈仙师面前丢人现眼!”

    安红儿一顿『乱』骂,把她们赶走,刚想泡茶,看见茶具已有了,气得把自己带来的茶具往桌上一顿,转身又出了门。

    “秦唯林,你见过了?”

    仿佛刚才事根本没发生过,安斯言出言问道。

    “呃……”

    齐休本以为他虽然对楚秦门没啥责任感,但好歹是个痴情的种子,现在连这也有些幻灭了,合上嘴,定定神,答道:“见过了,来白山这些年,棱角也磨去不少。”

    “这茶怎样?”

    “不错,不错……”

    “你来找我,有事吧?”

    “是,是有事,我想……”

    “我还有个小儿子,也是有资质的,你先见见罢!”

    “呃……好,好的。”

    “你再尝尝红儿的茶,也不错的。”

    “……”

    安斯言思维跳跃太快,齐休就算是已修炼成了人精,还是有些跟不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陪他聊了半天,一直没机会说出自己的目的。

    “停停停!”

    最后实在受不了,齐休抬手叫停,“先听我把正事说完……”

    ……

    齐休从安家出来,累得要死,不过好歹把目的达成了。

    一路往回飞,不时摇头轻笑,这个安斯言,还真是个怪人……

    再次飞临湟水上空,听到巨大的轰鸣声,往下一看,原来是一处高低落差极大的狭口,河水在此聚拢,又直落而下,形成了一处气势不凡的瀑布,声响便由此而来。

    道心忽然一动,连忙在瀑布旁,一块平滑如镜的大石头上降落,『摸』出【观『潮』经】,席地盘膝,细细钻研。

    ‘浮浪万里,汹汹不息,观想何事?心照自知……’

    ‘……一浪高万里,悲作事见不平,喜作相伴雄心,苦作风波险恶,乐作『潮』头一行。’

    “……众『潮』围涌来,可有心惧事?巨石与『潮』撞,可有心伤事?天边起龙挂,可有心怯事?……”

    一遍诵完,配上眼前滂湃瀑布,耳边如雷水声,终于了解了阚林要自己看这部经书的心意,这本经书,从自然之中,可体悟人生命运之道,以作丹论。

    不过阚林毕竟对自己了解不深,并未全中。

    结合楚慧心的观想之法,【齐休密纹】的描绘之术,还有自身对命运之道独创的体悟,齐休对这本经书,自有不同的理解。

    丹论,初步有些眉目了。

    “慢慢长路第一步,不管如何,先试试吧……”

    齐休收摄心神,口占半句,曰:“生如长河,一事一波涛。”

    念完,双眼盯着奔涌而来的河水,心照凝神,观想描绘。

    轰!一浪落下,浪花之中,俩个不知面目的男子,正在争抢襁褓中的自己。

    轰!一浪落下,浪花之中,老掌门手执书简,微笑为自己解说经书。

    轰!一浪落下,浪花之中,斗室孤灯,黄庭,长春,指猴作伴。

    轰!一浪落下,浪花之中,昏黄偏殿,老掌门黄纸覆面,天人永隔。

    ……

    轰!一浪落下,浪花之中,无名谷内,自己正手捧着古吉的头颅。

    “噗!”

    齐休道心失守,一口血箭喷出,染红石上一片。

    修真门派掌门路https://www.remenxs.com/19088/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三章 我比你们强返回《修真门派掌门路》目录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五章 一巴掌摁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