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门派掌门路》

返回书页

第三百一十一章 了结当年事

作者:

齐可休

推荐阅读:造化娲皇修真不败升级万古天宗纯阳剑尊鸿蒙炼神道帝火丹王九炼归仙盖世仙尊峨眉祖师仙道剑君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修真门派掌门路看小说 (www.kanxiaoshuo.vip)”查找最新更新章节!
        南楚城,四阶洞府。

    齐妆缓步走出,自从秦唯喻死后,她便一直郁郁寡欢,如今不仅容貌年轻不少,眉头也舒展开了。

    “恭喜老祖结丹大成!”

    秦小锤带着虢修、沙飞等在门外,大喜恭祝。

    “怎就你们三个?其他人呢?掌门师兄呢?”

    齐妆向后望望,不但预想中楚秦门上上下下,一齐恭候自家结丹的盛景不见,而且整个南楚城,都笼罩在阴暗肃杀的气氛之中。

    三名后辈面『露』悲『色』,秦小锤一五一十,将这两年的遭遇相告。

    自从齐休带人应邀探宝之后,便缈无音讯有两年之久,就连南楚门的楚红裳、楚慎,齐南城南宫止,栖蒙派元婴也一同生死不知。如今相关各门各派,甚至楚神通和齐南城南宫家化神老祖等人都齐聚黑河峰,组织营救。

    不光如此,连水盟金丹后期掌门盟主为了找一个叫多罗诺的散修,又见楚红裳、齐休全不在,靠山尽失,亲自带人围了楚秦山,将楚秦门弟子统统拘住,『逼』问下落。

    “楚红裳失陷,南楚门自顾不暇,只得放任连水盟施为。北烈山熊家、空曲山祁家、梨山敢家、元和山佘家纷纷联络自保,死守思过坊。山都地界失了我方暗中平衡,已有统一的迹象!如今只有我们这些周边小势力能四处奔走,传递消息了!”

    听秦小锤陈述完,齐妆皱眉不语。

    良久,流泪说道:“大道艰难,掌门师兄纵有不测,我等也只能面对现实。他这颗参天大树,庇护了门派百年时光,以后,说不定就要靠我们继续把路趟下去了。”

    说完,裹着三人冲天飞起,向楚秦山方向回奔。

    “现在回去,仍有被连水盟拘禁的危险,不如找楚夺老祖,或者去黑河峰找齐云楚家人出面转圜!”

    虢修和齐休经历相似,都是从练气底层的掌门干起,精明通透,一路苦劝,齐妆只是不理。

    到得楚秦山,一艘【乙木御风梭】高悬山顶天空,许多连水盟弟子进进出出,四周甚至散落着不少灵木盟的人,山里山外,封锁得严严实实,鸟都飞不出一只。

    “剑魔……”

    灵木盟在此负责的金丹初期修士挡住去路,看清齐妆面目修为,“你已结丹了!?”又惊又惧,为了连水盟的事,他可犯不着和这白山有数凶人硬顶,直接回头,将连水盟掌门盟主,金丹后期老妪叫了出来。

    “哼哼,我水珺影百年没有出来走动,倒要会会这‘剑魔’是何等样人!”

    水老婆子骂骂咧咧飞出楚秦山,一看到齐妆,忽然仰天大笑,“原来‘剑魔’就是你!?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都出来!把她拿下!”

    招呼一下,所有连水盟、灵木盟修士蜂拥而出,将齐妆围在当中,其中还有金丹两人。

    齐妆似乎对形势毫无所觉,将秦小锤等三人护在身后,望着水珺影凝神思索片刻,语调平静说道:“我想起来了,当年城外道观,是你!?”

    此言一出,水珺影身形剧震,差点没在空中立得住,癫狂疯吼:“记忆未消,没想到你有这等缘法!死吧!看你命有多硬!”

    口中玉瓶法宝吐出,『射』出一道恐怖极寒,向齐妆席卷而去。

    众人虽听不懂两人说的什么意思,但见水珺影先动,再不迟疑,纷纷出手。

    “堂堂连水盟掌门盟主,虏人夺舍,难道还想杀人灭口么!?”

    齐妆朗声长啸,剑匣虚影大现,一剑化三,三十六口火剑托住玉瓶寒气,三十六口水剑护住周身,剩下三十六口,结成蜂云剑阵,向水珺影当头罩去。

    天空之中,群剑飞舞,和各类攻击撞得叮啷啷『乱』响,那法宝极寒,明显阶位高些,将火剑立时镇住,一尺一寸,向下碾压。

    但是齐妆夺舍指控,分明传入所有人耳中,大家手中虽然不缓,但不约而同,目光都向水珺影投去。

    “将死之人,胡言『乱』语,杀!”

    水珺影只求齐妆速死,使出金丹后期所有本事,身形一抖,背后现出一团鸿蒙水汽,就将围上来的三十六口【心生蜂云剑】本体震散,然后打出一套临时布阵器具,反过来围住。

    “昏眠尸,散魂苦,梦中不知年月。”

    “临危难,独肩挑,本心照我残身。”

    被阵法笼罩,声音再传不出去,齐妆知道遇到夺舍正主,此事万难善了,道心反更坚定,口占一诀,慷慨坐于空中。所有飞剑倒卷而回,一百零八口【心生蜂云剑】,布成【蜂云剑阵】第四层大阵,在天边残月虚影映照下,硬抗阵法和众人攻击,将三位练气小辈和自己团团护住。

    “好个‘剑魔’!一人单挑我等犹自不败,果然身手不凡!”

    水珺影见齐妆一介金丹新晋,力抗三金丹数十筑基,还能坚守若定,想起自家要是能夺舍这具肉身,日后大道只怕真能一路顺遂,心中恨意更盛。也顾不得想齐妆为何本命发生了变化,单指轻点,玉瓶法宝中传出器灵嘶吼,化作只小小蓝『色』独角恶蛟,一头扎进法阵之中。

    恶蛟进入水系法阵,威能更增,一口寒气,一角撞击,反复交替,击得『乱』剑飘飞。

    虽然很快便被齐妆稳住阵脚,再度布下防御,但僵持消耗之势已成,齐妆独木难支,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我自负剑阵无敌,连其余符篆术法都懒得带,但不善决断,一意孤行,再次身陷死地,还连累了你们几个。”

    齐妆看向秦小锤等人,想起了当年北丁申山内,要是自家早在姜明荣之前笼络顾叹,得他智计,只怕秦唯喻等人不会枉死。这次结丹,丹论做的是随心而动,随遇而安,所以按照本心行动,不听虢修建言,等到身陷绝险,逃都逃不掉,不由想起往事,心中悔恨万千。

    不远处的楚秦山安安静静,莫剑心和所有弟子,都被禁制修为,囚在了地底山洞,对外面的事浑然不知。

    外无援手,势不如人,多亏齐妆结丹之后,实力更上层楼,才得以艰苦挡住。

    煌煌剑阵,被击得散『乱』纷飞,如若现在的楚秦门,风雨飘零。

    一直坚持入夜,天边明月升起,齐妆剑匣法器上那道【残月烛照】,也已黯淡消失。剑阵疲弱,被各种攻击击散后,倒飞而回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战场四周,树木生灵完全不见,只剩沙土之物,被各种攻击带动,呼啸纷飞。

    齐妆本人则是面如金纸,勉强支持,灵力很快便会消耗一空。

    秦小锤等人心知时候快到了,练气修为根本『插』不上手,三人对视一眼,学着齐妆,坐在飞剑之上,不悲不喜。虢修淡淡说道:“我等受齐掌门恩惠,以微末之身独掌一门,人前人后,享了数十年富贵,死则死尔,何惧之有。”

    秦小锤和沙飞点头赞同,事已至此,再无他法可想,闭目等死而已。

    恶蛟器灵、百道攻击、困人阵法,水珺影心中有鬼,仍怕生变,“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又打出一张三阶符篆,唤出只水生巨鳄虚影,张牙舞爪,一口朝剑阵咬下。

    ‘嘭!’

    这次剑阵崩散,就再也没有恢复,许多飞剑甚至不能御空,如雨般坠落地面。

    齐妆口中喷出一道血箭,委顿当场,艰难抬手,从怀中取出素『色』手帕,抹去嘴角残红,自从秦唯喻死后,她便弃喜爱的花帕不用,一律换成了素白。虽然只剩等死,但目光之中,恨意滔天,死死盯住水珺影,这个当年强虏自己,放到幽泉地底受散魂之苦的仇人。

    “还要不要夺舍?”

    水珺影止住众人继续攻击,被齐妆看得心里发『毛』,“算了,她已结丹,夺舍成功率太低了!早灭口早安生,回头再找个练气底层上好肉身搏一搏,机会更大!”

    再不犹豫,驱使巨鳄攻上收尾。

    那巨鳄此时却不听命令,只在当场痛苦嘶吼,水珺影连连催动,依旧无果。

    “召唤出来的灵力虚影,无自我意识之物,怎也不听命令!?”

    水珺影还想继续催动,巨鳄忽然口吐人言:“珺影!够了!”一道元婴威压,从巨鳄身周散布开来。

    “这气息?老祖?”

    水珺影感应一番,认出借体降临的存在,正是白山顶上自家元婴老祖,又惊又疑,但终于不敢再动,带着众人,当场跪拜。

    巨鳄脸部幻化出一位白眉老者,目光沉痛地盯着水珺影,“当年你动了那心思,我就已经知晓!但看你只是布一后手,不一定会付诸行动,所以不忍揭破。只使了一招补救之法,故意将幽泉地底的位置,做成张藏宝图,随意丢给一位过路修士,就是想搅『乱』运势,坏了你的事。没想到直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死死纠缠,反正事已不偕,杀她一个可怜人,又有何意义!?”

    “原来我做的,您早知道了……”水珺影听到此言,感觉精气神一下子被抽空,老泪纵横,软倒在地,喃喃道:“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我连水盟好歹自诩白山不多的正道宗门,可不能被你坏了名声!”

    白眉老者见她依旧不知悔悟,借体降临撑不了多少时候,不耐烦地吩咐连水盟其余弟子把她羁押看管。回头又对齐妆道:“这次事了,你也念我一个好,从此两清,彻底了结当年之事,如何?”

    这连水盟元婴当年只是不想让水珺影夺舍,但把自己肉身消息散布出去,最终还是落到了罗凤手上,不能算存了多大好心。

    不过若不是他来这么一下子,自己只怕下场更惨,哪能遇到莫剑心,加入楚秦门,混到眼下已是白山有数的金丹修士……

    但水珺影阳寿无多,报仇又能如何,没想到峰回路转,能活下命来已算万幸,同时还揭破了自己所有谜团。如何被水珺影虏走散魂,如何齐休等人会找到幽泉地底,被申崮卖与罗凤,最后罗凤夺舍不成,一桩一桩,终于回忆得清清楚楚。

    “大道之途,纠结往事无任何意义,那就这样了结了罢!”一念及此,吞下秦小锤喂过来的疗伤丹『药』,齐妆缓缓点头。

    “好!不枉我当年亡羊补牢!”

    连水盟元婴见未酿成大害,心病尽去,嘱咐了自家弟子几句,又赶走莫名其妙忙活一场的灵木盟众人,便随着巨鳄虚影消散无痕。

    修真门派掌门路https://www.remenxs.com/19088/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章 身陷人间道返回《修真门派掌门路》目录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二章 同处人间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