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门派掌门路》

返回书页

第三百六十五章 玉鹤的消息

作者:

齐可休

推荐阅读:盖世仙尊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仙界独尊仙网超品小农民混沌大至尊百炼成仙南天封仙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破庙有神仙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修真门派掌门路看小说 (www.kanxiaoshuo.vip)”查找最新更新章节!
        思过山,崖顶大殿。    楚秦之地几乎所有势力济济一堂。    多年积威之下,四大附庸家族都没敢动,经营几十年的罗家旧地,只有一个小家族,传到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瓜,或者说是个自以为,对灵木盟之强大门儿清的明人,手里,私下里做下反『乱』承诺。    邀请而来的那二十四家山都散修家族就复杂了,几乎都没答应灵木盟,也没明确拒绝,虽然楚秦门有大恩于他们,但他们毕竟没品位过齐休的厉害,对灵木盟还是更惧怕些的。    对比上一次,齐休困于黑河峰底伪六道之中时,各家的反应,已经忠心得令齐休都觉得有些意外了。    当然,这种忠心,只是在齐休积威下,害怕背叛的代价而已,如果战端一开,随着形势变化,各人肯定会做出别的选择。    这,就是齐休难以预测的了。    真正忠心的,除了自家子弟,就秦小锤、沙飞、虢修这些真正受齐休庇护,否则根本无法立足的小家主。    身为主家,开战则意味着下面附庸家族要为你卖命,大家都不傻,如同当年的楚秦门之于魏家。齐休是过来人,很理解殿中诸人的心思。    随口『逼』问几句,那位反『乱』家主就慌了神,带出去斩掉,正好祭旗。    殿中诸人噤若寒蝉。    “灵木盟若是来攻,死守思过山便了,南楚老祖会救我们的,大家把家里安顿一下吧。”    齐休一句话定下战策,各家老老实实遵命行事,那二十四家山都散修家族,齐休把他们家人接到思过坊,而修士全放去南方做最危险的巡哨任务。    “早知要做这卖命的营生,我们也不来了。”    二十四位家主垂头丧气离开,有个人临走时没憋住气,愤愤说道。    “还真以为山门领地,是天上掉下来的么?你们问问在座诸人,哪一家有过如此好事?”    齐休这话,引来殿中一阵哄笑。    目送这帮人远去,自有秦长风领一只二阶驮鳐,载着楚秦门自家弟子游『荡』于后,支援监视。    “双联山到楚秦山一线,就麻烦你们了。”    把秦小锤、虢修、沙飞等死忠势力,送去前线后方,一面调配物资,一面通报联络。    其余各家的修士们,几乎全都拉到思过坊里来,置于自己监视之下。    坊市一夜间变成了座修士军营,近百位筑基修士齐聚,练气修士66续续来了五、六千人。塞得满满的,练气修士不能辟谷,还得吃喝拉撒,又紧急征调邻近物资和凡人为其服务。    各家修士不能关起来,倒是强行迎来了一波交易高峰,许多争斗物事疯狂卖出,加价也有人抢购,乐得整天闷闷不乐的广汇阁等各家店主合不拢嘴,紧急从黑河坊里调货。    街道成天熙熙攘攘,许多灵茶铺或是酒楼食肆天天都是满座,难免有些小摩擦,约在坊市外决斗的场子每天都有,整座山仿佛都活了过来,充满着一种躁动的生气。    齐休都被自家这股子一呼百应的威势吓了一跳。    “怎我家领地里有这许多修士了么?”问向下的罗小小。    罗小小已过百岁,已经老得不愿动了,如今大战在即,她也出来,斜斜坐在莫剑心身旁,拿副皮子盖在膝盖上,笑道:“怎么没有,当年我们和奈文家就已经是近三千修士的大混战了。那时候整个罗家旧地的人口,只有现在的一半不到,加上山都一地,那里虽然人口还未恢复过来,但近年各家登仙的修士极多。”    齐休闭目感受一番,果然,各家修士里,都是年轻一辈居多,难怪整个坊市的气质为之一变。    “南楚门的飞梭来了”    坊市里不知谁声喊,一艘头部绘着火云图案的【乙木御风梭】缓缓降下,这次不停在外面转运点了,而是齐休亲自打开法阵,放入思过山后山停稳。    面无表情的楚无影第一个现身出口,阴冷目光扫过前来迎接的各家楚秦附庸家主,随后楚青玉等人鱼贯而下,全是楚家及其附庸宗门修士。就连楚庄媛的身影,都出现在后面人群中,不过无论是姿『色』还是修为,都泯然众人了。    这两位货真价实的楚家金丹,数百修士一下来,思过山人心终于大定。    南楚门的实质支持,终于到了。    “分封三代,若是如此大规模支持我楚秦防守,真正与灵木盟交战,以后他家也可以对南楚地界动手了。”    齐休将人迎进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楚青玉说道。    “嘿嘿,也不一定,我们不过是个幌子,掩护这三阶飞梭放在你家。到时候情况若是不对,就把人往我南楚一拉。”    楚青玉答道,这大概是楚红裳的意思,不过不拼一拼,齐休是舍不得丢下这份家业的。    而且这次再去南楚,就再没脸出来独过了,以后一辈子就是人家的附庸,哪有白山做一方之主来得舒服。    两边正亲切而愉快的交谈,没想到思过坊外来了位不之客。    “楚希钰你还敢出来?”    楚青玉看着这位楚家叛逆,想起楚夺之死,恨不得扑上去就把对方碎尸万段。    “我和你说不着,齐掌门您说是吧?”    楚希钰看向齐休,眼光里大有深意。楚夺盗婴是他向玉鹤告的密,但楚青玉不知内情,只当他叛门而出。    毕竟是盗婴受害人,楚希钰甚至没把事情闹太大,当然也有证据不足的原因。他这话的意思,只有齐休明白他的情况,那么就是说,他猜到齐休是知情人了。    “你是来找我的?”齐休看看对方脚下踩的一只丹顶仙鹤,知道楚希钰已是御兽门的人,动也不好动的。    “不是,我是顺路来的,有方便密谈的地方吗?”楚希钰笃定地看向齐休    “噢”    齐休终于想到了,这人和玉鹤混得好,而自己传信给玉鹤,想给灵木盟捣蛋,他肯定是为这事来的。    给楚青玉递个抱歉的眼神,顶着压力将楚希钰让进自家密室里。    “噢,对了,我已不姓楚,以后叫我希钰就行。”路过楚青玉身边,他悠悠留下句话。    “呸”    楚青玉往地上啐了一口。    “当年夺丹试炼里,你看到了我在做什么吧?但却从未跟楚家人说过?”    希钰进了密室,劈头就是这一句,难为他还记着齐休的情。    “呃……看到什么?”齐休反问。    希钰一笑,揭过不提,“玉鹤很生气,但他没过来的心气了……”    听完他的诉说,齐休再次唏嘘不已。    当年一战,楚夺有取死之心,将最后杀招使得夸张缓慢,作为直观感受最深的当时对手,玉鹤事后自然能体味到楚夺的异状。    如果楚夺正常和他打,最多求得一个互相击杀,他很快便想明白这一点。    而且楚夺已是金丹后期修士,那一针实质未到,但隐隐已有细微的大道之意了,寒毒之意侵入玉鹤身体,给他留下极难治愈的内伤。    加上他『性』格执拗,总觉得自己是该死在擂台上的人,道心便出了条裂缝,结婴陡然就遥遥无期了。    如此玉鹤,哪还有心思来白山出什么闲气。    希钰跑这一趟,正是受他所托,来申诫灵木盟一番。    仅是申诫而已,齐休的如意算盘再度落空。    “我知道当前形势,也有心思帮你,但你得跟我把当年襁褓之事,详细说说。”    希钰定定看向齐休,可惜面具之下,无法看清楚对方的表情。    “此地大战将起,你办完玉鹤所托之事,还是尽快离开罢……”    齐休怎么可能跟他说什么当年襁褓之事,直接起身送客。玉鹤被楚夺搞得结婴艰难,其地位在御兽门恐怕一落千丈,这恐怕才是他不来的主因。这个希钰虽然和自己有共同的遭遇,但两人立场不同,是不可能深交下去的。    左右是招棋,无效就无效,现在的楚秦门,也不靠他一个金丹初期,叛门而入的御兽门希钰。    把人送走,回头告诉楚青玉那玉鹤结婴基本无望的消息,倒让他们楚家人好好高兴了一下。    希钰一路南下,想必是去不痛不痒地申诫灵木盟去了。    灵木盟自然知道是齐休告的密,也没闲着,过两天,一道元婴威压,陡然在思过山顶降下。    “大周书院巡察使,元婴……”    “是是是,元婴姬羽梁,是来查问我楚秦门不法事的是吧?查吧”    这种别人肯定吓得浑身打抖的事体,齐休都搞皮了,再说元婴之力,也无法轻松压垮思过山全开的护山大阵。    主动将门人弟子聚在一起,大开山门,坐等对方查问。

    修真门派掌门路https://www.remenxs.com/19088/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四章 暂时不结盟返回《修真门派掌门路》目录下一章:第三百六十六章 闻心的提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