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门派掌门路》

返回书页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两头做好人

作者:

齐可休

推荐阅读:盖世仙尊仙界独尊帝火丹王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超品小农民南宋风烟路仙网仙域科技霸主混沌大至尊百炼成仙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修真门派掌门路看小说 (www.kanxiaoshuo.vip)”查找最新更新章节!
        “不要留恋财货,把人安全带回去就行,放心走,别纠缠”    柴冠走得匆忙,主要就这个意思,柴屏自然照办。    “你家未按约定行事,必遭反噬”    柴冠突然溜了,柴屏把龙家丢下来,跑去指挥灵木盟修士上飞梭撤退,龙家家主一下子炸『毛』了。此战可是关乎他举族的身家『性』命,胜利刚刚还唾手可得,突然急转直下,哪能接受得了。老头子被丢下来封锁楚红裳,又不敢离开,气得『乱』骂,整个思过山周边只能听见他一个人的声音。    “算大家倒霉,这事回头再说……”    柴屏是灵木盟秘藏的修真天才,从未在外『露』面,也几乎没处理过这种事情,虽然元婴修士心智极强,但既然柴冠临走前有交代,自己独力抗衡楚红裳时又受了不轻的伤,哪管龙家怎么想。    而且他自家人知自家事,榕木妖已困不了楚红裳多少时候,虽然自家场面上看上去还有优势,但再纠缠下去,等楚红裳出来连跑都跑不掉了,战意已无,严令万人军阵往后撤出战场,又按部就班地招来在秀山后方的飞梭。    “随机应变啊我们可以把他们这帮小的杀光,再往南……”    柴艺一脸不甘,这仗打得太憋屈,现在走,以后就是实力尽『露』,南北皆死敌,形势就要往下走了。要知道今天南楚门和齐云楚家都来了,本方都差点战而胜之,以前的灵木盟可完全不敢想,以后也难寻这么好的机会了。    “再不走等死啊”    柴屏刚刚结婴,不比柴艺大很多,两人原来在门里就有些矛盾,如今自己已是元婴师叔,哪还容得他聒噪,一语斥退。    龙老头子也不傻,才不会做帮人断后的事,你不管,我也不管了,丢开榕木妖,任其自生自灭,跑到自家军阵上空,卖了老命一剑劈开楚秦军阵的攻击,将三千子弟护着逃入自家飞梭。    他看柴屏带人往南边的博木城去,眼珠子一转,于脆不跟着走,而是转个弯往东奔向博北城。    哪知道博北城里已然变了天,离火、连水两盟将他家一艘船,四千余人扣住,生生讹走无数积蓄,这是后话了。    失去了压制,楚红裳很快将那榕木妖烧穿,万丈红云再现,不过本人身上到处都是炭灰之类的物事,显然困在里面十分够呛。她本来见柴屏等人跑了,也没想去追,兴冲冲地飞回自家军阵上空,得意骄傲地兜了一圈,“你们不错嘛我不在都把他们打……”    话未说完,看清三家里停着处处尸体,飞梭也全部坠毁,一片萧瑟愁云,气得红唇抖,杏眉倒竖,又回头去追灵木盟的飞梭报仇了。    楚慎和齐休都来不及劝,也不愿跟着她追赶,修士力竭,救治时机非常关键,还是停手救人最为要紧。    特别这次齐云楚家格外卖力,他们不过是来助拳的,却几乎将重担一肩挑了,损失自然不小,楚问重伤,三千修士全都有程度不一的力竭,其中四百多人金石罔效,已然逝去。    南楚楚家前排那一千名『操』控银甲乐傀的修士大多战死,飞梭全部坠毁,加上阵内因为力竭死去的数十人,飞梭里没来及逃出的修士百余人,死亡人数在九百到一千人。    楚秦门最惨,由于练气中低层的修士数量众多,在飞梭里没来得及逃出,楚无影后来也未能救下的修士一百余人,凡人五百余人,阵中力竭而死的修士五百余人,因为逃跑或者谋划变『乱』,死于自己人之手的修士数十人,思过山周边,死于战斗余波、以及打散了的召唤兽灵兽等冲撞侵扰的凡人近两千人。    这还不算整个思过山南方,失陷的各家宗门守备修士,虢修、沙飞、秦小锤以及二十四家散修宗门里,或死或降有七百余人。虽然灵木盟不太嗜杀,但整个思过坊南方是楚秦龙兴之地,人口最为稠密,凡人死亡数目已是难以纟+    总共,楚秦门付出了近一千五百名修士的『性』命,凡人死亡数目约在一万左右。    不过战后,多罗森大放异彩,他的三木同心本命,乃是【养心草】【回春草】【凝气草】三本命,单木灵根,筑基之后,又完全继承了秦唯喻【同参木阵】的衣钵,领悟本命天赋【三木回心阵】,治疗这种力竭伤势最为有效。    将伤员聚在一起,他端坐当中,背后亮起三株小草,上面开着白、红、蓝三『色』花朵,整个周边数十丈地界,开始疯长这三种花草,一点一滴的疗养灵力,沿着各人的身躯环绕飞舞,配合楚家的灵丹妙『药』,功效肉眼可见,极为显着    “他怎么也来了”    齐休偶然瞥见齐云楚家正在收敛的那排尸里,静静躺着个须皆白的老头子,竟然是楚秦门的大贵人,楚佑严。    “听说姜炎跑了,他打听到可能是来了你楚秦地界,这次就想着跟过来一趟,看能不能顺道把人给抓回去。他说姜炎是他塞进黑河峰底的,没想到搞出那么大事,终归要负点责任。”    楚佑严一向负责的是齐云楚家的外部杂务,所以在楚云峰里,反倒没多少人认得,齐休问了好几个人,才有知道内情的人解说一番。    “没想到却死在了这鬼地方。”    那人最后说道。    齐云楚家人都是楚神通派来的,大部分人连白山在哪都不知道,为楚秦门的这次流血,竟是他家往上推一千年,损失都能排在前几名的战斗。    再往南楚楚家那边走,更惨一些,特别是控制银甲乐傀,被派去阻拦龙家军阵的修士,面对三千人战阵,有许多人被轰得尸骨无存,或是一地细碎,血肉混和着银甲乐傀的碎片,根本无从收敛。    楚庄媛这次被事先派到了思过山,倒是活了下来,但她那位龚姓丈夫,却死在了飞梭里,带着女儿龚淑,也就是楚无影的妻子,在飞梭残骸里边哭边找,令人望之落泪。    楚无影自然也要过去帮忙,齐休默默看着她一家三口在那里找寻,楚庄媛已是个中年女人,头散『乱』着,也顾不上打理,目光呆滞地只知找人。想起当年刚到南疆的时候,楚佑严和楚庄媛两人的气质风采,百多年过后,一切都已物是人非了,不由闭目唏嘘,难以萱怀。    自家修士也损失惨重,特别是传来秦芷也已身死的消息,令打算以后去找展仇的齐休身形一晃,不知要是展仇能回来,自己却要告诉他,他妻子已死于战争,展仇会是怎样的心情……    心揪得厉害,伸手扶额,才现银灰面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落了。    在这战后悲伤凄惨的时刻,似乎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些。    楚红裳这边,很快便追上灵木盟飞梭,盛怒之下,伤势未愈的柴屏更不是她对手,红云一卷,就给抽得老远,柴冠打得什么本命克制的算盘,已成了笑话。    想起方才自家子弟伏尸处处的景象,楚红裳是动了真怒,合身再度扑上,又要重施故技,一艘一艘飞梭的杀过去。    “楚道友楚仙子且慢”    两道酥油青灯秘法降临的元婴虚体,同时出现在飞梭上空,离火、连水元婴,也是老熟人了,联袂而来,挡在楚红裳身前。    “好哇你们两个原来也在灵木盟阵中”    楚红裳气得抖,“原来早先与我讲和,只是缓兵之计”红云的炙热更盛往昔,说话就要在此一挑二动手。    “非也”    “楚仙子息怒”    看着楚红裳说打就打,两家元婴也有些肝颤,这女人太猛了,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于脆,把话说开。    “我们和灵木盟,毕竟是五行盟同根一脉,他家最近搞出许多事来,我们也看在眼中。一来他家多了一位元婴,在白山顶上嗓门大,我们也不好劝,二来也想让他家吃个教训丨好劝他家回头。”    “如今我们白山顶上出了些事故,柴冠重伤,此生还能不能再下白山都已说不好,灵木盟只剩一个柴屏,又有我等看护,你自可放心,绝不至于在生事端。不过,日后你家也得退一步,既不能紧帮着楚秦,更不能妄想侵夺白山寸土,如何?”    楚红裳大笑,“说来说去,还不是拉偏架?合着你们两家还想两头做好人不成?”    “你是听不听劝呢?”    离火盟元婴目光也森冷下来。    楚红裳不是完全的莽女人,终于冷静沉『吟』。    被战斗搅得一团『乱』的天地灵气,渐渐按照原本的轨迹慢慢平复,龙家毕竟想要思过山日后存身,自然不会让思过山落得天引山、山都山的下场,倒是无大碍。    这场战斗,从联军清晨攻思过山开始算,也不过进行了两个多时辰,白山形势,再度为之一变。    楚红裳落寞地回来,在楚家修士的排排尸体旁哀恸流连。    一袭红衣的绝『色』美人,难得现出柔弱的悲伤神『色』,齐休上一次见到,还是楚夺身死之时。    “楚问必须尽快送回齐云救治,否则可能伤到本源,于大道有碍,他可是齐云楚家暗藏的宝贝,我们?”    楚慎凑上前禀道。    “我亲自送回去吧,从南楚城坐传送阵走……”    楚红裳轻轻答道,但并不第一时间去送楚问,而是飘然飞到齐休面前。    看着楚秦阵外的许多修士,她望着齐休的眼睛,关心问道:“你们家里,损失怎样?”    她身上在榕木里被困时烧着的炭黑未去,脸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有些狼狈,对于无比注意形象的南楚老祖来说,难得没未注意到这些。    话语里带着关心,眼中微泛泪光,加上那副拼尽全力的狼狈样子,齐休的心也有些触动了。    轻轻答道:“我家还坚持得下去……”    两人像是聊家常那样说了几句互相关心的话,不过齐休终究没忍住,唠叨起来:“早就和您说过,对方敢挑起元婴争斗,必定有所依仗,您怎么还是傻傻地一头冲进万军丛中……”    话未说完,被楚红裳气得狠狠巴了一下头,当场昏了过去。

    修真门派掌门路https://www.remenxs.com/19088/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章 莫名的逆转返回《修真门派掌门路》目录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二章 签等于没签(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