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门派掌门路》

返回书页

第四百八十五章 玉鹤终证道

作者:

齐可休

推荐阅读:盖世仙尊仙界独尊帝火丹王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超品小农民南宋风烟路仙网仙域科技霸主混沌大至尊百炼成仙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修真门派掌门路看小说 (www.kanxiaoshuo.vip)”查找最新更新章节!
        天引、山都二山那是遭了战祸,灵脉本就已毁『乱』的,挖了就挖了。丹盟这十来座山门可没病没灾,修真之人,总归要讲点天人和谐之道,齐休根本不会真的开挖。将虾驼兽重新装船,楚秦盟数千人高高兴兴地踏上北返之路,对不知内情的弟子们来说,如果掌门老祖不输得那么难看,此行就彻底完美了。

    秦长风和齐妆的声威,在白山再次响彻,特别是齐妆,忄魔,名号几乎等于横扫金丹的代名词。另一边,英伯七招胜齐休也是被人津津乐道的一战,他那把青铜长戟,被越传越邪乎,号称是白山有数的神兵之一。

    至于齐休,巴不得人家看轻他的个人武力呢,他早脱离了在意这方面名声的层次。现在的白山上下,谁不知道楚秦门百五十年的家史,谁说到他,都得竖起大拇指,称一声枭雄人物。

    一个半月后,黑河坊,何欢宗名下的中型拍卖场刚刚结束改建,便迎来了第一拨客人。

    齐南南宫家族、栖蒙山滕氏家族、南疆御兽门、万宝阁、灵『药』阁、广汇阁、齐云楚、万、甘、姜、燕、胡、刘等等家族,南楚门、楚秦盟、五行盟、白山剑派、幻剑盟、摘星阁、何欢宗周边大小势力一个不漏,全部到场。还有稷下城、齐云城、齐东城、海东城、明阳山、南林寺等远方大势力也派有专人前来,唯一的目的,就是今天所谓的丹盟筹款拍卖会。

    要想瓜分一家元婴宗门的核心传承,方法无非抢和买,比动手强抢,能花灵石买的机会反而更少,因为没正常门派会出卖这些根基之物。所以何欢宗将这消息一传出,远近各大门派家族如同闻到肉味的秃鹫,齐聚于此,热闹非凡。大家都知道,丹盟新任庶务掌门是英伯是个外来户,崽卖爷田不心疼,为了还清丹盟高达近三百万三阶的外债,他可没什么非卖品不非卖品的概念,这将是一场充实各家秘库的盛宴。

    由于之前有灵『药』阁为了独得丹方,私下交通联络压价的传闻,所以这次拍卖会施行匿名竞拍,而且还设立一个暗底价格,如果竞价没过暗底标定就算流拍,不会成交。

    没办法,丹盟实在是已穷得叮当响,英伯掌家之后才知道,门中不仅有外债,还有弟子附庸等们战时献出的内债,开辟战争、灵木丹盟之战、白山内战,接连三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已经耗空了他家的家底。否则韩阎老不至于想赖楚秦的账,韩平这种身背【妄语风铃】绝佳本命的弟子,也不会惨到连结丹的费用都弄不到手。

    英伯很需要这笔灵石安抚内外,稳固地位,将他家最后的家底变卖出最大价值,这是符合何欢宗和楚秦盟利益的,否则丹盟真的要崩溃了。

    嗒、嗒、嗒、嗒,,齐休在棋盘上连放五子,楚慎才施施然拿起白子,应了一手。

    包厢之内,南楚与楚秦修士济济一堂,利用拍卖开场前的时间互相交际,两位领头的躲在安静角落,传音闲谈。

    “你虽『逼』债成功,但多年对丹盟暗中的支援也被暴『露』了,五行盟那边会怎么看你?”楚慎问道。

    “连水内部不靖,锐金厚土远在南方,灵木与我有和议,只有离火古熔那边,有点得罪狠了。”

    齐休目光移向古铁生处,无奈地说道:“古熔这些年代表离火盟从我家收购了不少东西,我和丹盟私下通商的消息传开,导致他在离火盟里十分难做。”

    “这种事……”楚慎想了想,笑道:“等拍卖会后,你拿灵石把他砸高兴就是了。”

    齐休摇头苦笑,“也只能这样了。”

    这次匿名拍卖,除了大厅里那些换上黑『色』斗篷的修士,各个包厢也被隔绝得严严实实,彼此不知身份,为了不陷入自己人和自己人的无谓竞价,双楚和楚秦决定合作一处,因为丹盟以生产为主的缘故,三家来的基本都是生产类修士,便于现场决定哪些东西需要出手拿下。

    在白山,你今天与人争斗一场,第二天可能什么本命啊,法宝啊,天赋技能啊全被记上闲书,从此无隐秘可言。但生产类修士却截然不同,自身本命极少暴『露』,只有出手买丹方、炼器决之类的东西的时候,会被人窥破虚实,所以不是互相绝对信任的势力,根本不会聚在一起,共同竞价的。

    南楚门生产修士来得最多,拢共有五十余人,无一不是某样技艺的个中好手,泾渭分明地分为四拨群体。一拨自然是南楚楚家自己人,另一拨由器符盟投奔而来,其中有不少祁无霜当年的祁家修士,和楚秦这边空曲山祁冰燕一系是亲戚关系。还有一拨由新近投靠的栖蒙派修士组成,与楚秦门传功执法的蒙姓修士是昔日同门。最后一拨,就是和楚秦门同时期南迁的附庸各家了,严格来说,楚秦门也可以被算进这拨人里面去。

    南楚门重制出【乙木御风梭】后,炼器方面已是一方翘楚,又得栖蒙派修士归顺,灵植、炼丹方面也开始突飞猛进,在生产一道上,前途可谓是一片大好。

    而楚秦门这边的生产人才就少很多了,主要由古铁生、张胜男、多罗森、莫剑心四个领头,空曲山祁家炼器可以,白沙帮沙诺那两位来自灵『药』阁甘家的双胞妻子,在灵值方面有些独到之处,其余大部分都是些低阶的平庸出产,如此而已。

    或是曾在思过山外并肩作战过,或是亲戚,或是旧日同门,两家修士聚在一起,倒也和乐融融。

    这时候拍卖会已经开场,垫场阶段,何欢宗的拍卖奉行拿出各种丹盟出产的丹『药』上台,没什么珍贵之物,大家都不是奔着丹『药』这种成品来的,竞价也不怎么活跃,都是大厅里的低阶修士在出手。

    “怎还没来?”

    楚慎随手提掉齐休一条大龙,眉头微皱,拍卖已开始,齐云楚家却迟迟未到。

    话音刚落,包厢里便传进来二十余人,通通是齐云楚家的生产类修士,这些面生修士的气质和南楚、楚秦人又绝然不同,标准的道家高门风范,淡泊疏离,与众人寒暄之后,便自聚成个封闭的小圈子。

    最后一个进来的,竟是楚问。

    “怎么是你带队?”

    楚慎和齐休都很惊讶,依楚问的个『性』,是绝不可能将这种琐事揽到自己身上的。

    “有东西带给你。”楚问从储物袋中取出个长长的木盒,丢给齐休。

    打开一看,内里空空如也,齐休不解,“你『摸』『摸』。”楚问又道。

    伸手『摸』向盒内,竟『摸』到像是鸟类羽『毛』的物事,触感十分熟悉,齐休稍作回忆,“这是无形鹤的羽『毛』?”立刻想起跟安斯言在试炼地里抓无形鹤的故事。

    “嗯,玉鹤送给你的,他已证道元婴了。”

    由于同为后期修士的缘故,楚问说出这个消息时,表情复杂,想必心中有些酸酸的感触罢。

    “他结婴了”齐休先是吃惊,后来想想也属正常,玉鹤本就是天才人物,不过是与楚夺一战后,有了心病导致大道受阻而已,只要心病一去,结婴自然是水到渠成之事。仔细『摸』索一番,竟有十余根长羽,无形鹤这种生物在世间本就绝少,这些羽『毛』更是炼器难得的材料,价值极高,“他送我这些于嘛?”心中纳闷,两边本就有楚夺之仇,在稷下城碑林试炼里还有过冲突,对方又是元婴修士,哪有反过来送礼的道理。

    “你知他是怎么结婴的?”

    楚问不答,却另起一个话头。

    “怎么?”

    齐休只好陪着这位大爷聊下去。

    “他把自己这只本命伴兽杀了,由此证道”楚问沉声道。

    “杀了?杀鹤证道?”玉鹤如何宝贝这只无形鹤,齐休是知道的,没想到他那种对朋友古道热肠的人物,竟转向了这么一条决然激烈的路子。

    “忘情大道?”楚慎追问道。

    “谁知道呢”楚问情绪不高,“忘情还好,无情、绝情就麻烦了,你们知他送给我什么?”说着从怀里取出个一样看不见任何行迹的东西,“是无形鹤的长喙,我也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了……”

    “不管什么情,他应该不会记碑林试炼里的仇吧?”齐休哭笑不得,“那是个误会,误会啊。”

    “唉,我心很『乱』如果因为那事,多了个他这种级数的御兽门元婴仇人,我楚家可麻烦大了”楚问一脑门子官司,“总之,我会去参加他的结婴大典谈谈风头,你去不去?”他问齐休。

    “我就不去了。”齐休摇头,“我大道艰难,御兽门总山那么远,太浪费时间。”

    三人没个头绪,又商量不出什么办法,只好作罢。

    楚问把注意力转到齐休楚慎的棋局上来,马上把烦恼丢开,笑骂道:“你个臭棋篓子,早就输了啊”然后一把将齐休捋下座位,自己个儿做到楚慎对面,取下腰间的大酒壶猛灌一口,“看我的。”随手一拂,已将棋盘扫空。

    齐休对可怜巴巴的楚慎递过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果断闪人,没过一会儿,楚问果然开始旁若无人的和酒高唱,什么逍遥兮,之类的辞赋了。

    外面垫场拍卖已进入尾声,场中气氛被吵得不错,那拍卖奉行突然高声喊道:“白山【九星坊】十一分之一股,底价三十万三阶灵石”

    修真门派掌门路https://www.remenxs.com/19088/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八十四章 白山剑魔现返回《修真门派掌门路》目录下一章:第四百八十六章 家底卖光光(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