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门派掌门路》

返回书页

第五百四十七章 酆水的日常

作者:

齐可休

推荐阅读:盖世仙尊仙界独尊帝火丹王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超品小农民南宋风烟路仙网仙域科技霸主混沌大至尊百炼成仙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修真门派掌门路看小说 (www.kanxiaoshuo.vip)”查找最新更新章节!
        >    ,!

    滚滚乌云倾覆而下雨落倾盆,酆水暴涨,两岸洪泽一片。

    时逢正午,天『色』却漆黑如夜,唯有条条银蛇白练时暗时明借雨肆虐,伴随着轰鸣雷阵,尽情显『露』着天地之威。

    一座无名孤峰顽强地在汪洋中『露』出尖尖小角,被散着白『色』微光的透明圆罩整个盖住,远看颇像盏灯笼,不过这灯笼可是仙家手段,隔绝风雨不说,山里仙云袅袅灵蕴清香,鸟兽仙凡皆悠闲来去,真如桃源仙境一般。

    孤峰顶部,错落矗立着几十座方方正正,一模一样的石屋,石屋外表朴素粗糙,没有任何装饰,唯有最高处的那座大些,屋顶上立着面大旗,一面绣有‘西戍一四五’字样,另一面则是斗大的展字。

    一名年轻男子躺于旗下,双手抱在脑后,目光呆滞地凝望天空,一动不动。

    十年了,弹指一挥间,他犹记得十年前第一次上阵时自己说过的每句话,看到的每件事……

    晋阶筑基在这儿,抵定婚约也在这儿,无数厮杀往事,生离死别……都在这儿。

    记忆中的楚秦之地竟然有些模糊了,酆水,俨然已成了第二故乡。

    “怎么了?不开心?”一位曲线成熟优美的长腿佳人纵上屋顶,“是因为家里?”她并排躺下,俏脸轻轻靠上男人宽阔的胸膛,像小猫般依偎着,“为奴为妾,我都愿意,我本就配不上你……”

    “你想多了。”

    男子手轻轻在女人梢婆娑,“我家掌门老头子起于微末,不是那种看重门楣的人,我回信说已和你定了终身,他就没再提与明家联姻的事了。”

    “真的!?”女人笑了,滑腻脸庞出欣喜雀跃的光亮,“你真的会娶我为妻?”

    “七年前那次身受重围,若不是你,我连命都没了。”男子点了下她的鼻尖,“再说,咱俩都老夫老妻了……”他调笑道。

    “讨厌。”女人娇嗔不依,眼泪却因感动而缓缓滑落,“可我是无亲无依的杂本命练气散修,还曾差点被卖做炉鼎,而你出身高门世家,单本命筑基前辈,前途无量。”

    “世家大族,呵呵……”男子伸手拭去她脸上泪痕,摇头嗤笑,“若是十年前,我还真觉得我家很了不起,可在这酆水,级宗门子弟元婴之后甚至化神后人比比皆是,眼界开阔了,才知道白山楚秦门根本算不得什么高门,我展家历代修为最高才区区金丹,更连世家的边都『摸』不到。”

    “可是那位姜明恪前辈,都说他眼高于顶,是个不好相与的人。可三年前他偶然得知你的身份后不但态度亲热,还帮你谋到了这个极安全的戍守职务,他是齐云派元婴姜家的金丹修士,却对你如此青眼看顾,难倒不是出于你的背景吗?”女子问道。

    “哪那么简单,我愁的正是此事。”

    男子收起笑容,冷冷道:“我楚秦毗邻姜家领地,算是对他家事务有点影响力,他对我示好,无非知道掌门老头子亲近我展家,别有所求罢了。前几天,有位姜家子弟跟我透『露』,姜明恪可能想竞争分封第一代家主,所以一心要在这酆水立功,他急功冒进治军苛虐不说,连秉持公正都做不到,待人只看私利,没有价值的便充作炮灰冲锋在前,这些年他麾下伤亡生生比别家出两成!而类似我这种有点用的,他又做出副亲热怀柔的架势笼络示恩,哼!哪有一点道家风骨。还有,这姜家家主之位是早就定下了的,他现在弄这一出……”

    “好了好了别说了,谨防隔墙有耳。”女子十分警觉,见他越说越大声,连忙拦住,假作责难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男子便是展剑锋,女子自然是薛小昭了,青春男女常年相伴,你有情我有意,在这命如草芥今日不知明日事的酆水之地哪能压抑得住,早已行过夫妻之实。外海明家回迁,那明家家主明心源舍不得东宗岛偌大家业,顶着明真压力,只从族中选了几房仙凡回迁,其中一房有位天才女修,年方十六,单名一个‘鹭婙字,齐休很是中意,便想将其和展剑锋撮合成一对,没料到被展大少一口回绝,齐休也没得奈何。

    两人正说着体己话,又有一人窜上了房顶,仔细一看,却是包二。

    十年一晃,包二也已是个年近三十的人了,长相做派都成熟不少,几年前在战斗中一条腿受过伤,导致走路有些微跛,“开席了,头儿你去不去?”他笑着问道。他和展剑锋关系亲密,练气时可以哥哥弟弟的『乱』叫,展剑锋筑基成功后便不能了,叫前辈他又嫌生分,所以以‘头儿’相称,反正展剑锋是这个‘西戍一四五’的哨卫执事,称做头儿也正好。

    这个哨卫内除了展剑锋还有十二三人,都是跟着他多年厮杀的老伙计,因为突降大雨,有个运送物资的6行驮兽小队滞留在此,小队七人由酆水本地修士组成,左右无事,两拨人干脆趁着大雨闲暇饮宴一场,然后谈论谈论道法,权作解闷。

    展剑锋虽已辟谷,但他『性』格豪爽,最喜与人打成一片,自然没有不参与之理。三人飞下屋顶,见殿前空地已摆了一条长桌,坐着的两拨人泾渭分明,一侧修士是哨卫老伙计,目光坚定略带杀意,举动虽粗鲁却有种格外的无畏从容,另一侧修士则老的老小的小,这些并未真正参与进开辟战争的本地修士们行止拘谨,多有世俗气,完全落在下风。

    “头儿,展前辈,展执事……”

    展剑锋是此地唯一的筑基修士,两拨人均恭敬起身,『操』着不同的称呼行礼。

    “都坐吧。”

    展剑锋步入主位坐下,举杯示意道:“萍水相逢便是缘分,只是本卫偏僻,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各位,大家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

    客人们纷纷谦让,练气阶段尚不能克制口腹之欲,哨卫生活安逸清闲,把负责大伙儿吃喝的包二生生锻炼成了厨道高手,每人席前数道菜一壶酒,做得十分精巧诱人,众人无不食指大动。

    “请。”

    展剑锋先干了杯中酒,见自家面前的灵谷饭粒如青玉珠子,竟有鹌鹑蛋大小,十余枚便盛满了盘子,鲜翠欲滴十分可爱。自己从未见过,知道不是凡品,随手捻起一枚放进嘴中,果然入口即化,一股霸道清香直冲脑门,令人精神一醒,余后回味更是悠长,齿颊留香,滋味难忘。

    “嘿嘿,这是酆水野生的【翠玉灵米】,因为品质品阶波动剧烈,所以没什么人种植。”酆水本地修士许姓领头老者见展剑锋连吃七八枚,知道他喜欢,笑着介绍道:“像这种二阶品质的,我等一路上也就采了这些,若是前辈喜欢,回头我托人再寄送些来。”

    “噢?那岂不是被我全吃完啦?哈哈哈!”

    展剑锋开怀大笑,又歪头对身边的薛小昭低声道:“把收着的那套飞刀拿出来。”

    薛小昭点头,从储物袋拿出一套十八把飞刀法器,装饰精美金光灿灿,着实夺人眼球,他接过随手转递给许姓老者,“聊表谢意哈。”

    “这怎使得,一点灵谷,哪需前辈如此相谢!?不敢受此重礼,不可,不可……”许姓老者连忙推辞。

    “此乃我老家一干狐朋狗友送的玩物,不利争斗,权当好玩罢咧,拿着,拿着……”

    展剑锋毫不见外,大咧咧地将十八把小刀一股脑强塞进对方怀中,“再见不知何期,留个念想罢咧。”

    许姓老者只好收下,直觉这位筑基前辈是个好相处的人,客人的拘束感放开不少,连带饮宴都愈热烈。

    酒酣耳热,宾主俱欢,正到要撤席论道谈玄时,展剑锋忽然单手高举,喝道:“安静!”

    场面骤然冷却,众人不解,看他侧耳做聆听状,于是便也有样学样,果然,透过护山阵法传入的雷鸣声有些怪异……

    “看!是告警焰火!”随着展剑锋手指处,大家看到远方乌云深处那点若隐若现的彩光,时有时无,开辟战争打了十年,没人不知那正是求援的告警焰火。

    “是最高级数,见者必须立即增援,我这哨卫等级只可留一人守家………”展剑锋沉声一一调度清楚,“大家立即分头准备,我们越快出越好!”又对许姓老者道:“虽然你们不是参战修士,但按律也得服从征辟,都开始做准备罢!”

    大家脸上残留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

    ……

    从明亮悠闲的山中出来,立时便是电闪雷鸣恶水盈天的世界,众人心中不由产生了这并非现实的颠倒之感。哨卫内只有一只用作传讯的灵禽,可乘五人,由薛小昭驭使作为先锋,许姓老者他们的6行驮兽不能浮水,在这种天气下不堪使用,没带出来,大多数人只得各施手段,御使着自家飞剑或是飞行法器跟随,展剑锋踩着【霹雳追风刺】独自殿后。

    “我等气力绵弱,照这么走,何时才等赶到目的地?”才冒雨走了数里路,许姓老者便声质疑道。

    包二在旁眨眨眼睛,笑道:“军律不可欺,咱们尽力办事,只不过受限于能力,所以走得慢了些,懂吗?”他和薛小昭都不愿留守,一意跟了出来,“许兄你放宽心,我们是老油子了……”十年时光却没改掉包二这张好事的嘴,一通吹嘘,倒真让许姓老者心宽不少。

    “你们哪里的!?”

    可惜天不从人愿,他们一行人很快被艘飞梭现,马上有人下来过问。

    “完了。”包二低声骂道,这下连他也笑不出来了。

    “西戍一百四十五哨,前往告警处救援。”展剑锋上前呈上信物。

    “快都上来把,像你们这么走,明年也到不了!”那人验看无误,便大声招呼道。

    修真门派掌门路https://www.remenxs.com/19088/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百四十六章 下一场开辟返回《修真门派掌门路》目录下一章:第五百四十八章 酆水之变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