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神棍》

返回书页

第一百七十二章

作者:

九却

推荐阅读:武炼巅峰万域之王不死玄尊混沌霸天决天帝是怎样养成的吞天龙王死亡帝君混沌剑神绝世药神武噬苍穹
    查找我非神棍最新章节,请记住“ 看小说(www.kanxiaoshuo.vip)” 全新的小说更新聚合搜索!
        但是刘凌今天可以说抢走了她所有的风头,因此这个青年就算付出一些宝物作为代价,也绝对要刘凌难看一翻了,因此他一想到刘凌想用这种方法来逃避责任,然后让所有的人都哑口无言,这个青年嘴角不由浮现出一抹冷笑,看来这家伙实在是有些太坐井观天了,虽然他也是知道九尾狐的血液极为珍贵,但他真以为在场这么多人都拿不出来吗?难道他真看不起这里所有的人吗?今天自己也不得不难受的告诉他,这家伙准备要忍受一番嘲讽了,毕竟只要自己把九尾狐的血液拿出来,如果把血液滴到这个卷轴上面之后,这个卷轴打开之后,如果不是功法,这个刘凌绝对会难逃众人之口而且就算是功法的话,也无法证明证这个功法背后的创造者到底是谁?毕竟经过这么多年,谁能够明白这个功法的创造者到底是谁?因此无论从哪方面说,这名青年都能够肯定,刘凌今日注定要栽一个跟头,毕竟这家伙如此狂妄,受一番嘲讽也是好的,也要让他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切不可到什么地方都随便的出风头,要不然绝对会受到一番耻辱的。

    想到这里,这名青年顿时从怀中缓缓拿出九尾狐的血液,然后慢慢的走上前去对着刘凌换的开了口,而且眼神中也是带着一丝轻蔑与嘲讽,毕竟他也是知道只要把这九尾狐的学院拿出来,那么刘凌的把戏就完全被戳穿了,这家伙到时候就算再想耍什么把戏,也绝对没有任何人会相信他了,毕竟他刚才找了这个理由,虽然看上去极为牵强,但是毕竟众人都奈何不了他但是现在自己拿出了九尾狐的血液,这家伙要是在找什么别的借口的话,那么种人也全都知道,这家伙是在故意躲避了,到那时候众人都不会再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了,所以刘凌这次必须用九尾狐的血液把这个卷轴彻底解开,要不然刘凌绝对会受到众人的冷嘲热讽,而且那个黄袍老者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笔毕竟在这个地盘轻易的撒野,任谁也不可能随意的放刘凌离开。

    “你所说的是这个九尾狐的血液吗?不好意思,我倒是留有一些今日,恐怕你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我现在就把九尾狐的血液交给你,如果你能把这个卷轴打开的话,那么这个九尾狐的血液就当我白白的送给你,但是如果你打不开的话,你就必须将这个浪费的九尾狐的血液完全还给我,而且还要在众人面前给所有人郑重的道个歉,这一点你应该能做到吧要不然的话谁知道你会不会拿了就会回到学校之后什么都干不成,白白的浪费了这一滴珍贵的血液,那我可没地方去说理去,毕竟这么珍贵的东西要是被你这样的人随意的浪费了,那可是真是暴殄天物了,我这么说没有问题吧,只要你能够把这个卷轴打开,那么这一切的事情你都没有丝毫的责任,如果你打不开这个卷轴,或者卷轴里面的信息跟你说的不一样的话,那你今日注定难逃其咎了。”

    众人本来心中还是极为疑惑,正想着恐怕根本就没有人会拿得出九尾狐的血液,毕竟这个东西实在是太过贵重,而且就算是谁拥有这个东西的话,也绝对不会轻易的拿出来,毕竟万一这么浪费掉的话,对谁来说都是极为肉痛的事情,所以他们已经想到今日这件事情恐怕要无疾而终了,但没想到现在竟然又出现这样一幕,没想到这个青年主动拿出了九尾狐的血液,不过他们细想之下也是明白,九尾狐的血液,虽然极为珍贵,但是以这个青年的身份和背景,能够拿出这样的东西,也不算太过奇怪的事情,毕竟他的父亲实在是一个声名远扬的炼丹宗师,而且炼丹宗师身上最缺的就不是宝物,像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虽然对常人来说极为珍贵,但是在炼丹时,眼中却并算不上什么,因为他们可以用丹药去交换。

    像一些强者,想请他们出手帮助人家炼制丹药的时候,都会拿出一些宝物作为交换,而这些保护绝对不可能是那种不入流的东西毕竟他的父亲可是一名炼丹宗师,而想请一名炼丹宗师炼制的丹药,那枚丹药的等级绝对不可能会低到哪去,因此想要换取那一枚丹药,要付出的代价也绝对不可能低到哪去,所以九尾狐的血液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他们没想到这个青年真的愿意拿出居委会的血液,毕竟这个东西可以说是极为珍贵,要是被刘凌白浪费的话,就算是这个青年的背景极为雄厚,但是这九尾狐的血也不是任谁都能够白白浪费,而不感到一丝心疼的,看来他们也是明白刘凌跟这个青年节下了一些梁子,或许是刘凌刚才的动作实在太过引人注目,然后引起了这个青年的不快,这个青年才想要狠狠的教训刘凌一顿。

    不过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刘凌今日注定难逃这个责任了,毕竟现在九尾狐的血液已经拿了出来,刘凌在想找什么借口都没有任何人会相信了现在刘凌唯一的做法就是按照他所说的,用九尾狐的血液把这个卷轴打开,而且卷轴里面必须是功法,最重要的是功法,必须解释清楚它的来历,但这对常人来说,每一件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毕竟且不说这个卷轴是来自上古之物,来历,可以说极为神秘,想要破解开手法极为复杂,这么多人在这里不知道看了多少天,也是没有找到解开的方法,但是刘凌只不过是随便碰了一下,就说用九尾狐的血液能够解开这个卷轴这在众人看来多少是有些无稽之谈,毕竟这样的方式也实在是有些太夸张了,要是任谁都能像刘凌这样,随便碰一下,就能把一个宝物的秘密完全了解,那么这个世界上也不需要那些有眼力的老者了,毕竟谁要都像刘凌这样要这样的人还有什么用呢?谁上前去轻轻摸一下,各种宝物的信息,都是完全浮现在脑海,这也有些太诡异了吧。

    因此他们也是明白,既然这个青年拿出了九尾狐的血液,那么刘凌就要彻底的丢人了,毕竟他们丝毫不认为刘凌真正的认出了这件宝物,要不然的话,这实在是有些太夸张了,看着这个青年递过来九尾狐的血液,刘凌顿时抿了抿嘴,没想到还真有人想要把这个东西拿出来,本来刘凌也只是那么一说,要是没有九尾狐的血液,刘凌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毕竟他已经对这个卷轴的信息了如指掌,想要彻底的解开这个卷轴,那就必须要九尾狐的血液因为这里面藏着一个极为深奥的功法,而且创造这门功法的人,费了不小的心思,才创造了这个卷轴,必须需要九尾狐的血液才能够将其解开刘凌本来想,要是没有微博的血液,他就直接辨认下一个保护好了,要不然的话,自己什么都不变人的话,恐怕任谁都把自己当成骗子了,但是没想到这个青年竟然主动把九尾狐的血液送了出来,看来这家伙也是想让自己丢人啊,不过自己今天恐怕又让他失望了。

    而且这家伙刚才可是说了,只要自己能够用九尾狐的血液解开这个卷轴的秘密,那么自己分毫不要赔给他什么东西,也就是说自己只要能够成功,那这个九尾狐的血液就是他白白送给自己的了,而如果自己没有解开这里面的秘密,或者里面的秘密,跟自己说的不完全一样的话,那时候自己便要把这个九尾狐的血液赔给这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看来他已经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卷轴,所以才会有恃无恐的把这个宝物拿出来,但是刘凌心里却是明白,自己一定会把这个宝物认出来的,所以这个青年今日注定要赔一笔了,因此刘凌嘴角不由微微上扬,毕竟九尾狐的血液极为珍贵,就算是一般的强者,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东西,甚至在一些大宗派中,九尾狐的血液也被当作珍宝一样珍藏。

    而这家伙竟然随便的便能够拿出九尾狐的血液,看来他的来历绝对不小,不过无论他有什么来历,刘凌不得不跟他结下梁子了,毕竟是这家伙想找自己的茬,而且自己跟他可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这家伙完全是想找事情,不过刘凌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他,今日他的心思恐怕要白费了,而且他的这件宝物也要白白的浪费了,毕竟这件宝物极为珍贵,要是他知道完全浪费了这么一件宝物的话,恐怕就算是他背后的势力极大也难免要极为肉痛一份,毕竟这种层次的宝物任谁也不可能拿出来多少,刘凌心里恐怕已经有些肯定,就算是这家伙也最多只能够拿出几滴九尾狐的血液,毕竟这种成色的宝物实在是太过珍贵,而且想要保存起来也是极为困难,想要拥有一滴都是难上加难的事情,拥有几滴绝对是这个青年的极限了,哪怕是他背后有一个极为强大的炼丹宗师。

    不过刘凌也是知道眼前说什么都无用,毕竟自己要是不拿出真心实意的话,在场的人谁也不会相信自己,到那时候真要是让自己把九尾狐的血液赔给这个人的话,那刘凌可就有些百口莫辩了,毕竟这东西极为珍贵,虽然这个青年能够拿的出来,刘凌却是根本拿不出来,要是这家伙执意让自己赔的话,刘凌根本就赔不起,要是那样的话,恐怕就免不了要受这个青年一阵冷嘲热讽了,因此刘凌也是知道自己现在必须把这个卷轴的秘密给解开了,不过还好,刘凌已经了如指掌,而且对所有的事情已经成竹在胸,想到这里,刘凌顿时缓缓的拿起拿个玉瓶,然后秀了一下里面九尾狐血液的味道,准备缓缓的将这个卷轴的秘密给解开,只要把这个卷轴的秘密解开,那么今日这件事情就能彻底的落幕了,而这个青年到时候再想找自己的事情,就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了。

    毕竟虽然这个人背后的势力极强,他那个父亲是一名大名鼎鼎的炼丹宗师,而且在方圆数百里内,恐怕并没有任何人想得罪一趟,不过在这里小编确实没有太多的担心,这个地方既然能够在这里建立这么长的时间,而且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惹事,那名阁主的实力显然远远超过众人的想象,刘凌也是隐约了解到,就算是这名青年背后的父亲,也绝对不愿意得罪这个阁主,这个阁主,可以说神龙见首不见尾,他既然能够从各个远古遗迹中得到这么多的宝物,而且每一次都全身而退,他的实力绝对恐怖的,超过常人的想象,因此这个青年也绝对不敢在这里撒野,也就是说自己只要能够把这件宝物辨认出来,而且自己所说的跟这件宝物的特性分毫不差的话,那么这名青年也只能认栽,绝对不敢在这里惹事,否则的话一旦惊动那位神秘的阁主的话,这名青年估计也是担待不起,想到这里刘凌也是略微放松的心情,毕竟有了这样的倚仗的话,刘凌也是没有太多的担心了。

    要不然的话白白的得罪了这个青年刘凌,虽然不太怕事情,但是也不想做出这样的事情,毕竟他现在也是看出来,这个青年背后的势力极强,要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刘凌也不想轻易的跟他结下梁子,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敌人,就意味着你多一份危险,不过现在事情我已经不是刘凌能够掌控得了的了,这个少年实在是有些咄咄逼人,看来非要跟自己较量一番了。既然这样的话,刘凌那也不能做缩头乌龟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一章返回《我非神棍》目录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三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