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神门》

返回书页

第一百六章 陆斌的故事

作者:

乐和

推荐阅读:邪御天娇傲世九重天九阳帝尊诸天重生霸天武魂劈天斩神九天帝主不死剑修九阳战皇生生不灭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华山神门看小说 (www.kanxiaoshuo.vip)”查找最新更新章节!
        “少爷,你说余宇是天场源?”当晚和李卓一起去栖凤街的两个老人此时恭敬的站在李卓的身边,李珲单有些吃惊地说道。

    李卓点点头“余宇最后一击,应该是突然领悟的,他能引动天雷,除了天场源,我想不到其他可能!”

    李马低皱着眉头道“天场源!只存在于传说中,近千年来都没有听说有天场源出现。如果那余宇真是天场源,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李卓忽然『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马低护法,你错了。他虽然有天场源,但我分明感觉到了,余宇,是场武双修!”

    “什么?”两个护法同时大惊“这,他竟然是场武双修,那他以后的岂不是完了?这真是让人不敢相信,一个拥有天场源的人,竟然场武双修!”

    李卓呵呵一笑“当时见他是天场源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当场将他格杀,但确定了他是场武双修之后,我就放弃了这个打算,毕竟,哈哈,场武双修嘛,让他修去吧!”

    李珲单道“场武双修?可惜了天场源的资质啊,不过少爷,这件事我们是不是要报给家中长老,让他们知晓?”

    李卓笑呵呵的轻轻击打着桌面“报与不报,又有什么区别,余宇,哈哈,他算是废了!不过,你既然说了,那就报上去吧!”

    场武双修,那就到此为止了。天场源又如何?

    余宇吃下补天丹,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就恢复了往日的全省状态,而且他能分明的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真气浑厚程度起码较之以往大了不止三倍,而且虽然他的修炼境界没有提升,但场能也庞大了很多,最少有一倍不止。

    最重要的是,一炷香时间过后,他觉得自己像是经受了什么洗礼一样,整个人有脱胎换骨的感觉。这感觉好像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了,有一种说不出的充沛力量的感觉。

    这补天丹肯定是好东西!

    “哼,当然是好东西!”小白鱼解释道“这是师傅给我们的,每人一颗,说它有起死回生之效有些夸张了,但只要人没死,就能治好,而且还可以让人脱胎换骨。我们师兄弟几个,每人就一粒,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小白鱼,这,这多不好意思,我用了你的东西,那……”余宇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了,如果他事前知道这补天丹如此珍贵,说什么都不会用的。这份人情,欠的有点大!

    “婆婆妈妈!”小白鱼哼了一声道。

    “我记下了!”余宇郑重说道。

    “陆斌醒了!”小白鱼一皱眉道。

    余宇此时已经完全恢复,豆豆几人去了陆斌那里,余宇换了身衣服,也过去了!

    “多谢你的救命之恩!”看到余宇进来,陆斌赶紧强撑着下床就要跪拜。被人救了『性』命,拜上一拜是必要的。

    余宇自然不可能真的让他下拜,上前扶住他,让他躺好,自己找了个凳子,在他对面坐下,盯着陆斌的脸道“我倒是有些佩服你了,敢冒充别人的身份,进入学府。只是武徒,居然能被人追杀两天两夜不死。老同学,我很好奇!”

    陆斌是余宇这一届的学府学生,所以余宇称呼他为老同学。

    陆斌盘腿坐在床上,『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现在想想,我能进入学府,可能就根本不是因为我真的能考进去!”

    “哦,这是为什么?”余宇有些吃惊了。

    陆斌一笑“我怀疑冒名参加考试的时候,学府就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之所以还将我招进去,很可能是想想查查我的底细,看我进入学府到底有什么目的,当学府弄清楚之后,发现我对学府没有什么其他目的,就把我赶了出来!”

    余宇一皱眉“学府有这么大的能耐?”

    陆斌苦笑“学府,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我有很多疑问,说说吧。”余宇看的出来,这个陆斌,绝非一般人。心思敏捷,心智沉稳,老辣。

    对于与,陆斌似乎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说道“我知道侯爷有很多疑问,我会如实相告的,毕竟此时此刻敢收留我的人,在圣城估计很少,很少。

    我本就是圣城人士,十四岁以前一直住在圣城,弟兄三个。我家世代经商,大哥,二哥都是商人,但我却不喜经商,对武道很感兴趣,父亲见我实在无心经商,也就随我去了。十四岁的时候,我报名参了军,那时候在家里跟不少老武道老师学习,我认为自己的武道修为已经不错了。

    现在想想真可笑,如果那些老师真的很厉害,怎么可能到我家教授弟子,我们家不过是就是小商人罢了。那些老师都是武徒而已。到了部队,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差劲,当时很气馁,但我却不服输,拼命的练习,很快得到百夫长的喜爱,最终被选拔进入了北方的边关,在赤龙将军的部队下作战!”

    “赤龙?”余宇眉头一皱。

    陆斌点点头“赤龙在我焱国是至高无上的,他不但是武道修为让人钦佩,而且领兵作战一项都是无坚不摧,所向披靡。所以我当时很兴奋,觉得自己能成为他帐下的一名士兵,是我这辈子的骄傲。

    可是,随着时间的增加,我发现赤龙将军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他能打仗是事实,但为人非常强横,蛮不讲理。而且生活奢靡无度。你不知道,有的时候,赤龙将军一顿饭能吃掉将近一千两银子,这是什么概念。而且他非常好『色』,边关的战争不断,北方那些民族很多部落被赤龙将军打败后,他们的妻子,女儿都沦为了将军的玩物。”

    余宇小白鱼等人都静静的听着,一言不发。

    陆斌继续说道“当时我还劝慰自己,有本事如赤龙将军,享受也是应该的,但那件事发生后,我彻底对他死心了。曾经他的一匹坐骑受惊,跑到了军队附近的农田里,糟蹋了很多的庄稼,被当地的农户打了一顿,赤龙将军知道后,直接命令他的亲卫军将整个庄子的农户都杀了。一个不留!”

    余宇点点“这事我听说过,但这些和你冒名顶替的事,有什么关系呢?”

    陆斌苦笑道“我当时参军,是抱了为国尽忠的想法,但当我看到真实的情况后,我发现我们这些人就是赤龙将军的棋子,是他成就个人威望的棋子而已。他从来不考虑将士的死活。北方民族多数彪悍,战力很强。打仗的时候赤龙将军从来不考虑任何章法,他打仗的唯一做法就是拼人,所以北方的士兵总是不够,年年国家都要征大批的军兵,充实北方。这就是根本原因。

    本来我们是牺牲很少一部分人的,但赤龙将军从不会那么做。我当时有一种直觉,赤龙这么做,是故意的,虽然我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余宇一皱眉,按理说名将都很重视亲信的培养,越是跟他时间长的将士,忠诚度越高,赤龙这么做,好像是故意让边关的士兵增加替换率,这的确有点不合常理。

    陆斌接着道“看到了这些,我当时心灰意冷,曾经的热血,激情,抱负全都化为泡影,只想尽快回家。哪知道,哎”

    说到这儿,陆斌长叹一声,面现悲戚“哪知道我回家之后才发现,家,没有了,我的家人,全都死了,死光了,一个不剩!”

    “死光了?”屋里的人都是一愣,“怎么回事?”余宇问道。

    陆斌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缓和自己的情绪,之后接着道“你也知道,我是军人,在军队呆了很长时间,而且家就住在圣城,所以圣城我有几个好兄弟,军队里也有几个,我从他们那里打听到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驸马司徒瀚看中了我家的生意,强行索要,我父亲自然不会同意几代人的心血双手奉上,所以就和他理论。结果这司徒瀚作为驸马虽然没有实权,但他有一个有实权的哥哥,司徒南。”

    “司徒南?”余宇一愣“是不是武南侯?行字营原来的大都督?”

    “不错,就是侯爷在望江楼挑了的那个司徒南!”陆斌苦笑道“这司徒南在军队中混迹时间很长,要整治我父亲,自然易如反掌,他找来了江湖上的一些臭名昭着的帮派,在我两个哥哥外出做生意的时候,将他们截杀,然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将我一家定了重罪,听说是走私,发配他地,半路上,我一家几十口人,尽皆被杀”

    陆斌坚毅的面庞上热泪滚滚“听我圣城的兄弟说,我大哥,二哥的孩子有两个孩子当时还在吃『奶』!”

    “陆斌,我不是有意要揭你的伤疤,对不起!”余宇知道这种亲人离去的痛苦,尤其是这样被人谋杀的痛苦。

    陆斌抹了把眼泪,摇摇头“我的命,是侯爷救的,侯爷有问题,我自然不能隐瞒。我回来听说了这件事后,当时差点就崩溃了,我家的祖宅已经被司徒瀚占领,生意也都被他霸占了。多亏了那几个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清醒之后,我的人生就只剩下一个目标了,那就是杀死司徒瀚,司徒南兄弟两个,将他们挫骨扬灰!

    可是,我和几个兄弟商量了一下之后才绝望的发现,自己别说报仇,就是连见,都见不到司徒南,司徒瀚两人,怎么报仇?就是见到了,他们身边肯定有高手,以我的本事,这简直就是天荒夜谭。仔细考虑之下,我决定再返边关。

    回到边关之后,我在军队里的几个兄弟跟我仔细的商议了报仇的事,但最终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就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学府的人到了边关。他们的每年都回去,我自然知道去是干什么的。今年的去的人发现了一个路清晨的人资质不错,于是将他推荐到了学府,让他八月份到学府参加考试。

    路清晨是吃空降军手下一个参将的儿子,武道天赋很好,而且据说筋骨奇特,以后在武道上会大有前途。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后没有多想,但我的一个兄弟告诉我说,这可能是个机会。”

    “所以你们就在半路将路清晨截杀,然后你就顶替他的名字进入了学府?”余宇问道。

    “不错,正是如此!”陆斌道“因为路清晨的家虽然不在圣城,但我也不敢太早回来,担心他们有人在这守候,所以我通过书信让陆家知道,路清晨会很晚才回来,因为不想耽误修习武道,所以让陆家的人不要来找我。没曾想,我来到圣城之后,就听说你把司徒南给杀了!”

    “那为什么又会有那么人追杀你?”余宇问道。

    陆斌苦笑“这种事情,我自然知道是瞒不了多久的。因为学府在我们心目中的分量实在太重,我当时的想法又太过幼稚,我觉得只要我进入学府,仿佛立刻就会变成天下无敌,而且也没有人敢惹我。即便路家知道我杀了路清晨,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但事实和我想的截然不同。首先是很快路家就知道了路清晨被杀的消息,然后就派人来了学府,这是我辈学府赶出来之前学府的教习告诉我的。只是当时学府未予理睬,只说他们自己会查。

    结果路家果然不敢直接来学府找我,不过我也不敢走出学府一步。当学府弄明白了事情的来弄去脉之后,我就被驱逐出来了。其实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从踏出学府开始,我就一直在逃亡,直到遇见侯爷您!”

    华山神门https://www.remenxs.com/20513/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五章 补天丹返回《华山神门》目录下一章:第一百七章 奔雷式(快捷键 →)